後園觀鳥

(2018年9月13日星期四)


香港舊一輩有人喜歡提籠遛鳥,早上起來拿個鳥籠上茶樓。時至今天,可能是害怕禽流感之故,養雀的人少了。喜歡觀鳥和欣賞自然生態的,多跑到塱原米埔等地尋雀。

我居住在加拿大的朋友,以住屋為主,家家戶戶都有個後花園。有些也喜歡觀鳥,就在後園放個「餵鳥器」(bird feeder),裡面放一些雀粟,或設個雀浴盆(bird bath),鳥兒自然飛到,人安然坐在屋裡看雀。喜歡攝影的更常備相機,可以在近距離「打雀」,拍得美照。

但朋友告訴我,對於這些「餵鳥器」,他們很小心打理。飛來進食的鳥兒,某隻可能患病,因聚在餵鳥器進食而把病毒傳播,更可能令不同種類的雀鳥甚至小動物非自然地聚集,令病毒交叉傳播,因此必須按時進行消毒清潔,包括清理餵鳥器範圍內的穀殼和雀鳥糞便。雀粟如貓糧狗糧,有特別的供應商。下雨天要收好雀粟,怕受潮令細菌滋生,害鳥兒生病。他們稱這是「後園觀鳥」(backyard bird-watching)者應負的責任。這種認真的態度,令人肅然起敬。


我上了很好的一課,也令我想起,香港也有某些拍鳥照的人士喜歡「放蟲影雀」,俗稱「開壇」。有些為求拍得理想照片,不惜在壇上放些膠水,希望把鳥黏著。每逢有人開壇,例必聚集一群拍友,可是誰也不管壇上放些甚麼,拍完就走,「愛鳥」變成「害鳥」!

趙志成小休,由龐永欣供稿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