擦膠文化

(2018年4月25日星期三) 

擦膠,是標準文具。最初只附在鉛筆頭上,後來才出現獨立的擦膠。

「整潔」被視為良好習慣,因此訓練得從幼稚園開始,整潔的功課得白兔,凌亂的得黑豬。學生也因此要學用擦膠,錯了或寫得不夠美觀的字,擦掉重寫。高年級學生改用原子筆,麻煩來了,墨液很難擦去,一不小心可能連紙張也擦破,那便更難看了。後來出現塗改液和改錯帶,簡直是學生恩物:不用擦,一按一拉,錯誤全遮蓋,原來字跡消失了,曾經寫過甚麼錯過甚麼,無人知道,一切重新開始。

老師批改作業,誰也喜歡整齊美觀的。但換個角度看,整潔的功課老師只看到最後成果,學生在獲得正確答案之前,花過多少力氣,犯過甚麼錯誤,遇上甚麼困難,走過甚麼怨枉路,最後如何自我更正,這些資料都可能擦走或遮蓋了。

我們常說,老師要明白學習的難點,學習也貴乎過程而非成品,Carol Dweck 也指出,要幫助學生養成「成長心態」(growth mindset) ,故要多讚賞努力而非天聰,鼓勵踏實學習而非「表現醒目」( look smart) 那麼擦膠或改錯帶幫不了忙,擦膠文化要改一改。使用「便利貼」(Post-it note)或會好一些,老師起碼可以看到舊有答案的痕跡。

(我寫此欄已十年,大概是由其他教育有心人接力的時候了,故就此擱筆,暫別讀者,由下星期開始,周三稿件由張銳輝老師提供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