老師的禮物

(2017年2月22日星期三)

某年觀課,中四經濟科老師正在講解一個主要課題:供給與需求。老師利用黑板,畫出供需曲線,說明如何決定均衡價格。她舉股票市場為例,解釋價格如何隨供需的變化波動。

這是個標準的教學設計。突然有個學生問:我知道股票價格是浮動的,但按道理,市場上的人不都是希望價格上升的嗎?價格上升才有錢賺嘛!既然無人想股格下跌,股價豈不應該有升無跌才對?

老師停了一停,想了一想。這時她大可說:這問題 out of syllabus,為保持進度,課後談吧!可是她沒有這樣做,相反,她解釋了股市裡「做好」、「做淡」概念,做淡者如何利用先沽後買的方法獲利,並舉98年外資向銀行借進港元,然後拋空港元港股為例,企圖打跨聯系匯率;港元若真的跌了,他們才以低價購進平倉圖利。

疑惑得到了解答。學生都聽得津津有味!

若從「目標為本」或「考試為本」的角度看,「沽空做淡」不是考試範圍,她這一課就是浪費時間了。但從學習興趣來說,她的回應送給了學生一份很好的禮物,滿足了他們求知的欲望;雖然有點複雜,她給「供需理論」提供了很好的實例。

有能力送出這種「禮物」的老師不多,基本要求是老師對所教的東西有深入的認識,留心時事,儲得相當多的好例子,能信手拈來,靈活運用,切合學生的需要。


這也是為甚麼教學雖然要有目標、計劃、事前預備之外,還需要預留空間,迎接「意料之外」的好問題。學生提出意料之外的問題,往往正是學習興趣和動機之所在呢!

必修中史科的種種謬誤

(2017年2月15日星期三)

有位教育局負責中史科的前高級官員,炮製了一個精彩的簡報,指出硬要初中中史成必修科的謬誤。內容如下:
  1. 有些人說:教改輕視中史科。真相是:教改前初中中史是「選修科」,相反,教改文件列明:初中生均須學習中史及中華文化。
  2.  又有人說:近年中史科被削弱了。從數字看,學校開設初中獨立中史科的比例,以20022015年計,一直維持在85%89%水平。絕大多數初中生都有讀獨立中史科,餘下來的亦在綜合課程中讀過中史。
  3.  又有種說法:年輕一代未能建立國民身份認同,是因為教育局未有強制中史為獨立必修科。這說法與上述數字不吻合。
  4. 「國民身份認同」並非中史科唯一目標,也非獨有;初中其他學科,包括中文、視藝、人文科,均有與「國民身份認同」相關的目標和內容。
  5. 「國民身份認同」不能全靠認識歷史,其他如經濟關連、維權遭打壓的消息,家庭朋輩對時事的討論,媒體消息等,都是重要因素。
  6.   據調查資料,今天的中史課程仍以治亂興衰為主,不教文化史,少涉近現代史;一般觀察,中史科教學呆板重記憶,試問又怎能提高學生的「國民身份認同」?
  7.  不反省中史課程和教學的問題和困難,單聚焦在「獨立成科」之上,是毫無幫助。
  8.  綜合地說,「國民身份認同」的成敗,因素眾多,請不要賴有沒有初中獨立的中史科,事實剛好相反,絕大部份學校已開設初中獨立中史科。教改文件也沒有輕視中史科。
有興趣閱讀上述簡報原稿者,請來電郵索取。

不濟的中國歷史科

(2017年2月8日星期三)

這篇文章源自聽D100網台由倫爺講的《反斗歷史》,再翻查資料。

商朝紂王是個暴君,罪行多不勝數,建酒池肉林,寵坦己,濫殺無辜,殺害忠臣比干,將他剖腹剜心。周姬替天行道,與諸侯合力討紂,紂王戰敗自殺,周朝建立。壞蛋死掉,好人當王。我讀書時讀過中國歷史,小學、初中、高中各一次,每次老師都如是說。

紂王故事出自《尚書》、《史記》。但按《尚書》年份,紂王自殺於公元前1046年,又從為比干鐫刻的銘文中發現,比干卒於公元前1029年,即比紂多活17年,紂怎能剜比干的心?這疑問其實並不新鮮,愛好科學質疑的學者顧頡剛(1893-1980)早已提出過。

《尚書·牧誓》中,武王伐紂(當時稱紂為「商王受」)時列出罪狀:今商王受,惟婦言是用,昏棄厥肆祀,弗答;昏棄厥遺王父母弟,不迪;乃惟四方之多罪逋逃,是崇是長,是信是使。換句話說,紂王的罪行是: 1. 聽婦人言;2. 不認真祭祀;3. 不重用親戚;4. 任用逃犯做官。請問:這4條罪能說明紂王是應被推翻的暴君嗎?

連毛主席都讚過紂王有本事,他統一了東夷和中原,有貢獻。

我並非要替紂王討平反,而是批評學校的中國歷史不濟。今天的教科書仍在講如紂王是暴君的故事,似乎對金石學、考古學、地下掘出的史料毫不動容;對真偽、証據、多元搜索,全不感興趣。《課程綱要》雖說要鼓勵學生懷疑和批判思考,但教學實踐是叫學生聽故事和背誦經批准的原因、經過、教訓。

質疑抗戰是8年還是14年?隨他們說算了罷!

也談「休養生息」

(2017年2月1日星期三)

梁振英競選時曾說過,教育界「改革」過多,因此許下教育界「休養生息」的諾言。但過去幾年,教育界被受「政治任務」干擾。他上場不久硬推「國民教育」,弄得爸爸媽媽要上戰場,搞出一場「國教風波」。政改失敗普選無望,激化青年人,梁營造出「港獨思潮」進行打壓,校長教師又成磨心。以至近日初中中史強制成獨立必修科,指定學校教授基本法時數等,凡此種種,不但跟「休養生息」背馳,更令近日所謂「政綱基本上已全部落實」成為笑話。

2000年的教改,談甚麼學習範疇共通能力,解難能力比學習知識更重要,不能一試定生死,校本評核勝過一次考試,TSA只限「基本能力測試」等,聽來還以為香港進入了比歐美更甚的「進步教育」年代。但實行起來,眼高手低,家長教師學生疲於奔命,學校功課越來越多,考試壓力越來越重,考試操練滲入至小學幼稚園的課程結構和日常教學,「為考而教、為分數而學」局面變本加厲。然上述教改推手今天又蠢動,推銷新的「教育大平台」,話自有辦法改變「應試文化」。我只能借俗語說句:「頂佢唔順」!

因此,任何有志於「休養生息」教育政策的特首候選人,請正本清源,頂著歪風,拒信讒言。我完全同意同文趙志成兄的看法:不要再搞大龍鳳項目,勿令學校覺得要「人有我有」;毋需依靠大量測考監察教育,不必超英趕美;只要讓學校回歸基本教學,讓教師有時間好好備課和理解學生,提升學習動機和好奇心,教育即能「中流自在行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