評世銀報告(二)

(2017年10月11日星期三)

上星期談到世界銀行剛發表的報告,《學習作為完成教育的使命》(Learning to Realize Education's Promise)。報告謂,在多國有教育而無學習的情況,已達到「危機」程度。

若問:學習是回甚麼事?報告引用流行的腦科學 (brain science) 談「學習生物學」(The biology of learning),把「學習」描繪為神經突觸的形成和變化,並引伸至教學方法,例如:讓學生探索新事物能刺激腦的反應,長期和過大的學習壓力則會干擾腦的運作和學習功能等。

但報告認為:若是對學習認真,就不能不量度它。各國應以系統性的量度為依據,令學校改進,並清除各種障阻,令體制為學習服務。閱讀至此,按報告的條理,要量度「學習」,我們豈非要量度大腦活動情況和突觸數量?

噢!對不起,原來報告所謂「學習」量度,是指各國在PISA TIMSS 所得的測考分數!接下來的論述,基本上是以此為基礎。香港、南韓、新加坡被視為高「學習」水平,只因「分數」高,但這些地區學生在學業上承受的壓力,又應否視為負面的「學習」並予以量度?這方面報告就是隻字不提。

世界銀行的經濟學家多,熟悉「投入-產出」模型,把事物都看成指標和數量,不值得奇怪。測考分數固然是「學習」表現的一種,提醒教師要有評估的眼光和工具,不能只問耕耘不問收獲,這也很好,但把「學習」也視作一種容易量度的東西,並鼓吹大家運用量化指標來指揮系統的運作,依我看並不會解決「教育危機」,還可能製造新的一場教育危機呢!

(評世銀報告之二,完)

參考資料:


World Bank (2018) World Development Report 2018: Learning to Realize Education's Promise. Washington, DC: World Bank. doi:10.1596/978-1-4648-1096-1. License: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 CC BY 3.0 IG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