學制之錯?

(2017年8月30日星期三)

港大前校長徐立之教授認為,新高中學制需要檢討。理由之一是學生升上高中後,修讀附加數學和理科的學生人數,只為舊制的一半。他又指新學制令學生減少選擇數學、工程科目。

新高中學制的確需要檢討,但徐的說法真能成立?在現有制度下,中、英、數、通識是必修,數學科設有較深的「延伸單元」(即M1 M2,內容包括微積分、統計、代數)供選修。徐所謂的學生減少讀數學,是指選修 M1M2的學生較少。

徐教授應該很清楚,香港學生選科,基本上是針對升學。要讀甚麼科,先看畢業「錢」途,追逐興趣是奢侈。因此,醫學院叫甚麼價?要新生拿哪些科成績報考?從無遇上困難。但香港工業沒落,跟70年代徐上大學時相比,理科工科的吃香程度大幅下降,學生轉對商科投懷送抱,當今財技學科所需的艱深數學,理科尖子隨時有供應;那麼剩下來報讀理工科的,成績自然是次等的。港大要取消天文和數學及物理主修科,也不是這股「市場」力量的表現嗎?

徐教授把分析伸延至「3322」,謂大學當時是「被迫」接受。但3322只顯示報考大學最低要求,大學從來是擇優而噬,獲取錄的本科生,成績遠高這水準,怎能說3322令香港學生成績下滑呢?

也勿怪家長學生太功利。大學三改四之時,大學校長齊聲叫好,因為輸入大學的資源大增。當時他們也不是都說過,大一是基礎年,只要中學成績整體上理想,無問題,大學會把專科所需的基礎知識在大一補回嗎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