教改智識貧乏

(2017年8月23日星期三)

鄭燕祥教授在《香港教改:三部變奏》一書中縷述他對香港十多年來教改的觀察。他認為香港的教改,由「誠意開始」,到「大躍進式進行」,最後引來「沉重後果」,開始時謂要為學生進入21世紀作準備,但結果並無改變固有的考試操練文化。

究其原因,鄭認為教改的主事者缺乏知識基礎,他斥之為「教改智識貧乏」。他指出,教改的主事者同時引入一大堆新措施,「其中特別強調教育質素保證、問責、表現評估監察、持份者滿意、市場競爭、校本管理、家長社區參與等」(45頁)。鄭認為上述措施只是「手法」而非「目的」;手法應該為目的服務,但這些東西與教育願景並不見得有甚麼關係。

從社會學分析,鄭所指的這些措施和手法,其實隱藏著一套相當一貫的新自由主義 (neoliberalist) 意識形態,這在教育上表現為一種「管理主義」哲學,即假借效率和質素保證之名,不管學校裡的人做些甚麼,遇上甚麼特別情況,或要實踐甚麼理想,只以成績向學校問責。英美兩地近年刮起「高風險考評」(high stakes testing) 的風,正是這套意識形態發揮所致。

香港教改初期的文件,曾以大量進步教育之詞,批評香港教育過去太強調成績考試,教育的目的應在於幫助學生建立正面的價值觀和態度,並強調學習過程,重視學生如何建構知識,貫徹終身學習、學會學習;卻同時引入大量與這些目的背馳的「管理主義」措施,我只能說大概是由於主事者無知或不清醒;若是故意,那就是口是心非、背向異辭了。

參考資料:

鄭燕祥(2017)《香港教改:三部變奏。香港:中華書局。234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