無意的洗腦課

(2017年8月2日星期三)

談到課堂的提問,還記得一樁往事。

有次觀課,中四級老師在教一個經濟學概念,叫「規模效應」(economies of scale)。這概念解釋:生產商擴大生產的規模,可能獲得成本節約。老師教完後,向全體學生發出一個問題:Are economies of scale” good or badthe whole class 全班齊說:Good

該老師很高興,下課後跟我說,從學生的反應看他的教學很成功。他自我感覺良好,但他大概不明白,「規模效應」好與不好,並非單純成本節約的問題,最終利益究竟歸生產商或是消費者,還要看市場結構。要學生齊聲說句好或不好,不但不能鼓勵學生思考,且有向學生「洗腦」之嫌。

我相信該老師並無意向學生洗腦,可能只是欠缺經驗,自省不足,或由於有觀課者在場,過份緊張而已。

也有些老師可能解釋,自己只是依書直說。年前看過一中國歷史課,老師給學生的討論題目是:「國共合作至分裂,國民黨最後失敗,是否咎由自取?」但課堂上哪有討論?學生只是朗讀工作紙的內容。老師的工作紙何來?簡化自教科書。教科書作者有既定的政治觀點和偏好?那就沒想過也理不得那麼多了。

許寶強說得好:香港的文化氛圍,是重複陳腔濫調,拒絕學習和思考,是個「缺學無思」的年代,他只是沒說這種氛圍最易受政治和權力的擺布。作為老師,我們實在必須警覺,有否在不經意間傳遞某種價值觀和取向。今天連由教育局編寫的教材也可以偏頗得可以之時,最後一道防線,就落在教師身上:守住這一代孩子的思考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