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讀了

(2017年7月26日星期三)

貌似「開放」,其實是「封閉」的問題,不單在課堂提問找到,還在功課作業裡。Kathy老師傳來一篇小六「閱讀理解作業」,其中一段這樣說:

赫赫有名的愛因斯坦,在語文方面的表現向來不出色,亦曾經在應考一所理工學院時名落孫山,但他沒有放棄,第二年終於通過了入學試,之後更在科研領域取得一個又一個偉大成就。誰會因為愛因斯坦曾經考不上理工學院就否定他是一個天才呢?

閱讀後學生要回答、號稱「創意」的問題是:「如果你是愛因斯坦,第二次投考後還沒有被取錄,你會怎麼辦?」但誰都知道,這是偽開放問題,因為大家都希望學生寫「我會以他為榜樣,努力不懈,堅持到底,直至成功」等;給教師的「參考答案」也是提供這類答案。

不料一個學生的回答只有三個字:不讀了。

Kathy 說看後頓時大笑。她想:既然一連考了兩次都考不上,為甚麼還不放手呢?雖然這三個字答案不算「具體清晰」,但比那長篇大論談努力的「參考答案」,不是言簡意賅,甚至更具「創意」嗎?

但問題來了,學生做「閱讀理解」,是為了預備將來考公開試的。在這前題下,誰敢鼓勵學生面對「偽開放」問題運用真創意?公開試考砸了怎辦?Kathy說很想給這個學生加上剔號,最後還是審慎地加上括號,要求學生重答問題。

設立「閱讀理解」,原意可能是要培養學生語文上分析、創造等能力。但考試壓力下又究竟有多少空間,讓教師和學生運用真的創意和說出心裡話呢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