專業與常識

(2017年7月5日星期三)

交通擠塞,幸運地找到的士。附近發生了事故?司機說沒有,只是工人在修樹,把道路堵塞了。他說觀察了很久,以前以為「修樹」是個專業,但看來指揮者和工人根本不懂修樹:樹哪一枝伸出馬路,就把哪一枝鋸去,毫不理會樹的重心會否偏移,會否栽倒。

他對康文署頗有微言,提及早前大埔有人投訴雀糞,他們就去鋸樹,不理破壞雀巢,害死幼鳥。他說:「大自然的動植物也有生存權嘛!」又舉自己為例,駕車幾十年,抹車時經常要清理雀糞,但從無怨言,「雀鳥是不會上廁所的,這是常識!」

他慨歎今天不少人以「專業」自居,就連常識也沒有。受過醫療訓練的怎會利用治癌的方法給人美容,令人永久傷殘或死亡?執法的怎會檢控一元售賣紙皮的婆婆,卻對星期日在外傭聚集區叫喊擺賣的小販,視而不見?… …

他說朋友帶他回內地吃鯇魚魚生,賣者竟說邊吃邊喝點烈酒「殺菌」便不用怕染病;又有友人專業養蟹,准養二萬隻的地方他養夠四萬隻。不怕蟹擠死嗎?不怕,每年給牠們餵一噸抗生素。

他續說,今時今日,人們工作就只懂執行上司的命令,但求了事,不分是非黑白;不然就是為了跑數、追逐佣金利潤,懶理破壞倫理、危害生命。

這司機是個六十出外的老頭,好像很久沒有找到傾訴的對象,滔滔地談了近半小時。下車後我再想想,覺得香港人真是進步了。幾十年前,你可以找到一個上了年紀的的士司機,能說出如此有洞見的一番話嗎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