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讀了

(2017年7月26日星期三)

貌似「開放」,其實是「封閉」的問題,不單在課堂提問找到,還在功課作業裡。Kathy老師傳來一篇小六「閱讀理解作業」,其中一段這樣說:

赫赫有名的愛因斯坦,在語文方面的表現向來不出色,亦曾經在應考一所理工學院時名落孫山,但他沒有放棄,第二年終於通過了入學試,之後更在科研領域取得一個又一個偉大成就。誰會因為愛因斯坦曾經考不上理工學院就否定他是一個天才呢?

閱讀後學生要回答、號稱「創意」的問題是:「如果你是愛因斯坦,第二次投考後還沒有被取錄,你會怎麼辦?」但誰都知道,這是偽開放問題,因為大家都希望學生寫「我會以他為榜樣,努力不懈,堅持到底,直至成功」等;給教師的「參考答案」也是提供這類答案。

不料一個學生的回答只有三個字:不讀了。

Kathy 說看後頓時大笑。她想:既然一連考了兩次都考不上,為甚麼還不放手呢?雖然這三個字答案不算「具體清晰」,但比那長篇大論談努力的「參考答案」,不是言簡意賅,甚至更具「創意」嗎?

但問題來了,學生做「閱讀理解」,是為了預備將來考公開試的。在這前題下,誰敢鼓勵學生面對「偽開放」問題運用真創意?公開試考砸了怎辦?Kathy說很想給這個學生加上剔號,最後還是審慎地加上括號,要求學生重答問題。

設立「閱讀理解」,原意可能是要培養學生語文上分析、創造等能力。但考試壓力下又究竟有多少空間,讓教師和學生運用真的創意和說出心裡話呢?

開放式問題

(2017年7月19日星期三)

姬旦、關羽 姜子牙,三人都是歷史上有名的人物,請問他們有甚麼共通點?

答:都是人。錯,再試。答;都是男的。錯,答案是:後人都給他們「公」的尊稱。姬旦是周公,關羽是關公,姜子牙是姜太公。

上述問題被稱作是鍛煉和考驗「創造力」的題目。吓!為甚麼能考創造力?大概是因為這問題屬於「開放式」(open question),開放式問題通常可以有多個合理的答案。但既然是開放題,為甚麼答案一定是「公」呢?這種做法叫做把開放式題目當作「封閉式」問題(closed question)處理。

觀課時也遇過這種情況。有些課堂問題,貌似「開放」,好像容許學生發揮,但由於老師心中只有一個答案,學生要「估中」才算答對。這情況其實比問封閉式問題,或索性不問問題更糟糕,因為久而久之,有觀察力的學生都會明白,這是個不好玩的遊戲。誰願意做老師肚裡那條「蟲」?問題都不回答了!

我們常說要培養學生的「創造力」,他們多想像,逆向思維、跳出框框思考、… …,卻很少留意自己問題的性質和處理答案的手法。有些老師根本沒有把課堂問題預備好,又過份著意於「正確答案」,不懂得應付學生正當但不合意的答案,甚或聽而不聞。他們不知道自己的課堂教學正跟「培養創造力」背道而馳。

卡通片IQ博士主題曲有句話說:創造力量同幻想,會嚇你一跳!假如你的課堂問題,從沒有學生給你一點令你驚訝的回應,那麼檢討一下自己的教學有多少「培養創造力」的成份,此其時矣!

專業與常識

(2017年7月5日星期三)

交通擠塞,幸運地找到的士。附近發生了事故?司機說沒有,只是工人在修樹,把道路堵塞了。他說觀察了很久,以前以為「修樹」是個專業,但看來指揮者和工人根本不懂修樹:樹哪一枝伸出馬路,就把哪一枝鋸去,毫不理會樹的重心會否偏移,會否栽倒。

他對康文署頗有微言,提及早前大埔有人投訴雀糞,他們就去鋸樹,不理破壞雀巢,害死幼鳥。他說:「大自然的動植物也有生存權嘛!」又舉自己為例,駕車幾十年,抹車時經常要清理雀糞,但從無怨言,「雀鳥是不會上廁所的,這是常識!」

他慨歎今天不少人以「專業」自居,就連常識也沒有。受過醫療訓練的怎會利用治癌的方法給人美容,令人永久傷殘或死亡?執法的怎會檢控一元售賣紙皮的婆婆,卻對星期日在外傭聚集區叫喊擺賣的小販,視而不見?… …

他說朋友帶他回內地吃鯇魚魚生,賣者竟說邊吃邊喝點烈酒「殺菌」便不用怕染病;又有友人專業養蟹,准養二萬隻的地方他養夠四萬隻。不怕蟹擠死嗎?不怕,每年給牠們餵一噸抗生素。

他續說,今時今日,人們工作就只懂執行上司的命令,但求了事,不分是非黑白;不然就是為了跑數、追逐佣金利潤,懶理破壞倫理、危害生命。

這司機是個六十出外的老頭,好像很久沒有找到傾訴的對象,滔滔地談了近半小時。下車後我再想想,覺得香港人真是進步了。幾十年前,你可以找到一個上了年紀的的士司機,能說出如此有洞見的一番話嗎?

BCA/TSA米最好吃,你知道不知道?

(2017年7月5日星期三)

報載對家長的TSA調查問卷,有預設立場和誤導。問卷問:BCA/TSA有下列功能和安排,你是否已經知道 / 不知道:  學校可用來優化學校課程和教學安排;教育局不會用BCA/TSA成績決定學校組別及派到該校新生人數;… BCA/TSA不顯示學生個人成績,對學生在學校的成績沒有影響。

被查詢時,負責的侯傑泰教授立即把波踢給教育局:「上述問題只是教育局一向的說法…  教育局有不同的研究,請向教育局查詢。」但報章和侯教授都沒告訴大家的是,調查還帶著一封給家長的邀請信。信這樣寫:

「系統評估可以為學校多提供一項客觀評估的參照,協助學校了解整體學生在各主要學習階段達到基本能力的水平,藉以回饋教學,優化課程設計和改善教學策略,不會考核學生個人成績,亦非作為學生或學校排等級或篩選的工具。

信的下款是侯傑泰教授,並由他親自簽署。請問:1. 這算不算是侯教授向家長展示他個人對 BCA/TSA的立場呢?抑或「只是教育局一向的說法」?2.看完這封信後,跟著要回答上述「知道 / 不知道」問題的家長,會否覺得發問者是希望你答「知道」呢?

打個譬喻。街上遇上市場調查,調查員說:BCA/TSA牌白米,最香最好吃,煮飯煲粥都得。然後問你:「你知不知道,BCA/TSA牌白米最香最好吃?」倘若你答「不知道」,會否覺得很儍,人家不是剛告訴你,BCA/TSA最好吃嗎?但假如你答「知道」,那麼我向你洗腦成功了!

這種問卷安排和設計水平,本不值一哂,卻成為香港最富爭議的教育議題:BCA/TSA的數據來源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