對翻轉教室的反思

(2017年6月28日星期三)

翻轉教室 (flipped classroom) 已流行了一陣子,香港有些學校都對此做過實驗,但結果並不一致。

翻轉教室的理論很簡單:先把課堂上要「教」的內容抽出來,錄影製作成電腦短片,學生上課前先行觀看,完成預習,上課時就無需再「教」,可把課堂時間花在互動、討論、思考、解難這些活動。

然而,從耳聞目睹和學術期刊的閱讀中,我仍找不出「翻轉教室」必然達至較高教學水平的道理。原因之一是翻轉教室只是一種教學安排 (teaching arrangement) ,其定義廣闊,並由實踐者按自己的理解豐富其內容,各施各法,大家都稱在實踐「翻轉教室」,但差異極大。

例如,同稱課前的教學短片,有些跟老師平日上課時的獨白無異,有些卻短小精悍,還帶互動元素,學生的興趣和注意力自然不同,影響預習效果,再而影響課堂活動的成效。又例如,無論課堂設計如何「互動」,始終還取決於課堂問題是否合適,老師如何由預習作導引討論,如何處理不同意見的表達和歸納等。把不同的東西同放在「翻轉教室」的一個籃子內,予以評鑑,並與傳統課堂教學作對比,既不合理也不公平。

這跟早年鼓吹教學「視聽化」(audio-visual) 或「電腦化」(computer-assisted) 的情況相似。不是說這些工具不好,但好與不好,還要看內容和運用,無法一言蔽之。時至今天,課堂學習遭劣質的工作紙或PowerPoint淹沒的情況還多的是呢!

我並非反對教學新嘗試,只是要求不要單從教學形式或安排考慮,老師的教學內容和實踐才是關鍵,那裡才見真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