畢業齊齊丟筆記

(2017年6月14日星期三)

朋友傳來一段網上短片。影片是美國一所中學,學生畢業了,一起把一箱箱的筆記,像倒水般從樓梯倒下,紙張滾動的沙沙聲混著學生的歡呼聲,以此慶祝「畢業」。從前畢業向天空拋帽,現在改為掉筆記。

「丟筆記」這玩意,可能只是貪玩,但想深一層,學生選擇以此方式表達對學習終結的感覺,是否很負面?一切都不值得保留?

記得當年讀書的時候,很想保留一些讀過的書卻沒法子,一來沒空間,二來我是用「舊書」的,要賣掉上年的課本拿錢買下年的新書(仍是舊書),但不少筆記本還是保存下來,尤其是數學科,內裡解決的疑難雜題,是努力不易得來的成果,最後還傳給弟妹親友。

近年到朋友家探訪,知道不再稀罕課本和作業的想法普遍。不但不稀罕,還視為必須清除的東西。朋友的子女多已完成學業,家裡可能收藏玩具、模型、漫畫書、小說,卻沒有半本讀過的教科書。據他們說,保留這些東西非常 uncool ,除非你是書呆子或笨蛋!

學校教育所代表的「知識」,真的那樣不值得珍重?細想下可能也毋需傷感。眼看近20年的香港教育,改來改去,表面宣揚「學會學習」,骨子裡不但「考試主導」依然,考試的索帶還越箍越緊,範圍伸展到初小;天天模擬試題, 晚晚「閱讀理解」,官員還稱這不是操練,甚至乾脆謂「操練不能或缺」;還有,課程指引經常被政治侵蝕,校長教師經常要挺身要求尊重他們的專業決定,… …。我們真能怪責年輕人對學校知識的輕蔑嗎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