再問普教中的理據何在?

(2017年5月17日星期三)

審計署又出報告,指教育局和語常會對「普教中」的研究,不盡不實,花了錢資助和推行普教中,卻不知道有甚麼成效。

請勿忘記,提出普通話教授中國語文科為香港教育長遠目標的,是官方的課程發展議會,時年為2000年。當年已有人問:這是個「政治」決定?「經濟」決定?還是純粹基於「教育」和「學習」的考量?

語常會曾在2007年撥出了2.25億元,資助160間學校推動普教中,引起全城騷動。我曾在2008年本欄問:普教中的理據何在?有甚麼研究和證據,說明普教中能提升學生的中文水平?要花這麼多錢,不是應該先完成研究,確定可期待的成效嗎?

當年的主席田北辰曾以個人印象式回應說:普通話聽說能力比用廣州話學習的學生有進步,寫作也較流暢。

要留心的是,語常會在1996年接管了「語文基金」,目的之一正在於加強其研究功能,可惜,這個語常會原來只是個大花筒,連自己花了的錢有甚麼「成效」,也闊佬懶理。2007年拋出2.25億,到了2012年,錢都差不多花光了,才找來4間學校來做相關的「研究」,結果是「研究對普教中沒有明確的結論」!

有支持TSA的某校長說,其學校上學年收到2,800萬元政府公帑資助,認為拿了這麼多公帑做事,「有一個問責精神有咩不妥呢?」上述的普教中2.25億元帳單,大概是她學校8年的經費,如果用相同的問責精神,10年間當語常會的主席共有三人:田北辰、程介明、黃嘉純,究竟誰該負責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