媽媽的一封信

(2017年3月15日星期三)

「成績掛帥」之風由東方吹到西方。美國的中小學教育近年趨向測考化,教學針對考試,學生成績可決定學校的存廢和教師的去留。不少家長對這種「成績文化」存疑,認為是過份強調競爭,學生承受過大壓力,學校功課過多,無暇「自主」學習等。Vicki Abeles 製作了兩套紀錄片:Race to Nowhere (2010) Beyond Measure (2014),訴說家長和孩子的故事。

Abeles又把寫給升讀大學的女兒的一封信,放在網上,語句感人,亦說明她對今天大學教育的觀感,節錄如下:

去年我跟你一起走訪各大學,結果發現大學只是「競爭」的一環節。原初以為大學教育目的在於引導思考,培育能力,尋找個人路向,但原來它們只關心收錄多少名超級分數學生 (super-scorers),最好能讀兩個甚至三個主修科;那些非長春籐大學,竟以安排學生到哥大或MIT做訪問生作宣傳。

我知你喜歡讀理科,但留意今天的理科生有40%最終轉系或放棄學畢業。報章稱這為「數理死亡列操」 (math-science death march) :學生在大講堂上課,教學枯燥,學習沒有支援

從前以為大學是教育的高峰,今天的大學真能完成其育人的使命,讓年青人快樂、健康、全面成長嗎?不少大學跟中學一樣,只強調競爭而非學習過程,大量筆記和考試,只求讓學生填滿履歷表。

我希望你能切記,學習不等於考試,最好的學習可能不在課堂上,而是在與教授和同學的對話;要努力讀書但別忘記平衡生活,健康比成績重要,要有睡眠、吃飯、社交、運動的時間。

我仍相信大學是思考、交友、成長、追夢的地方,別忘記通往成功的路總是多條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