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TEM 還是 STEAM?

(2016年12月28日星期三)

繼特首《施政報告》提出後,官方去年發表《推動 STEM 教育 發揮創意潛能》文件(STEM 是簡稱,即 Science, Technology, Engineering, Mathematics 科學、科技、工程、數學四科合體),表示有意推動中小學的 STEM 教育。文件解釋這是為了保持香港競爭力,又香港學生的數理基礎良好,但太著意學科學習,缺乏「動手」學習的機會,因此有需要讓學生就著日常生活問題,設計和擬定具體及有創意的解決方案。

但談到創意、創新、解決日常問題等學習,怎可能沒有藝術和設計的份呢?從歷史看,不少科技發展,都產生自人文和藝術表達的需要。19世紀畫家Charles Nègre,偶然發現 daguerrotypes (銀版照相)可更好地展示人物動感,從此研究化學材料,成為攝影學的前驅。若以人為本,發明創新也必須滿足藝術和人文需要。例如,荷里活發展先進的電影技術,不正是為了令故事更漂亮動聽嗎?蘋果產品高明,並不單在乎科技,而在於更能滿足人的日常需要(包括美感);Nike設計運動鞋,不單靠 Biometrics 3D技術,而是建基於人的運動感覺,因此有「The Art + Science of Feeling」的口號。

此外,數據和科學意念的表達,還須借助依靠語言、影像、圖形、顏色,甚至音樂、表演藝術,這些都屬於人文、藝術、設計的範疇。再者,要學生對「日常問題」進行動手學習之前,他們也需要明白問題的背景,認識問題之為「問題」的所在,例如研究「節能」,認識人類社會對能源運用的「歷史」就很重要。

因此有人提出,在STEM教育裡應揉合Arts元素,成為STEAM教育。


守住這一代的思考

(2016年12月21日星期三)

讀過由「教育工作關注組」編寫的《守住這一代的思考》(下稱《守住》)。

通識科始自2000年教改,當年我曾仔細看過其課程大綱,參加過官員的解說會,亦曾批評過這科的《課程及評估指引》,例如,課程規劃缺乏系統知識作基礎;其聲稱「跨學科」是虛假的;思考應基於知識,訓練思考「技巧」是捨本逐末等。

《守住》的作者都是前線通識科老師,該書記錄了他們的實踐經驗,由教學到評核的心得和反思,頗發人深省。例如,葉玖莉老師提醒通識老師不能依靠「罐頭」教材,要自訂教材必須先開卷、多閱讀。陳家祺老師指出,由於課程指引輕視系統知識,對「陳述性知識」的要求含混,令老師無法了解課程要求多深多廣,這亦同時打擊學生學習的意欲,以為可隨便過關。

不過,《守住》最重要的,還在於正眾視聽,指出今天學校教育的需要:守住這一代的思考。近年的政治變化,不時產生一些荒誕歪理,例如有人說:教育就是洗腦,洗腦就是健腦;當政治壓力令公務員難保持「中立」之時,有人卻說通識科老師「不政治中立」,教導學生變激進傾向暴力;在傳媒噤聲、普選無望之際,有人毫無證據地指責通識科「異化」,偏向政治議題;又有人昨天才力推「三三四」,說過「通識科」無問題,今天卻批評課程鬆散,無教科書,過份強調爭辯,不依官方的「價值觀」教學等。

凡此種種,教人學會笑對今天的政治眾生相,也令人對要頂住強權歪理的新一代老師多一點尊敬!

不記名不記校、隔年考抽樣考

(2016年12月14日星期三)

當局提出明年復考TSA,承諾不會用TSA成績數據向學校施壓。吳克儉局長指「新版」TSA已除掉了操練誘因云。

復考的安排、說法,跟今年2月教育局《TSA檢討報告》的建議大致相同。記得該報告還說過,要加強「學校對政府運用系統評估資料的了解與信心」、「誠意顯示TSA的低風險性質」,但就是得個「講」字。2000年《終身學習、全人發展》提出推行 TSA時,不是也說過TSA屬於低風險評估,並強調要提防變成高風險考試嗎?結果有目共睹吧!

《檢討報告》也並非無較具實質的建議,例如:下調試題的難度,把TSA成績從學校外評指標中移除等。但問題是:真要移除操練誘因,這些措施並不足夠。題目淺了,可以集中操練淺的題目;外評不列出TSA成績,但可識別個別學校的數據既然存在,並由局方看管,怎能保證貓能管魚,官員抵得著誘惑,暗裡不拿來比較比較?

若真要移除操練誘因,應實行「不記名、不記校」的評估。這一點早已有人提過,卻得不到回應。TSA若旨在檢查全港整體成績水平的升跌,根本無需知道誰從哪校來;若要分析學生在考題上的表現,由此改善教與學,學校亦可自行下載題目進行校本測試和處理,不必由教局分發成績。

得不到回應的還有「隔年考、抽樣考」。國際測試如TIMSSPIRLSPISA都是數年考一次,並不影響其測試的可靠性,為甚麼TSA要年年考呢?驗血也只從身體抽小量驗就行,從沒聽過要把全身血液抽光拿出來驗的呢!


當然,在問題還未解決之前,應該擱置TSA

親子旅行

(2016年12月7日星期三)

不少香港父母在假期帶子女去旅行,可是據調查逾20%家長要求子女在旅途中做功課。做功課本是好習慣,可鞏固課室的學習,但功課真如洗臉刷牙一樣,必須每天都做?不做不行?我有懷疑。

其實學習的途徑很多,不要忽略某些生活情景,亦能提供豐富的「偶然學習」(incidental learning) 機會。親子旅行相信是其一。可以的話,自駕遊或自由行更皆。

女兒年幼時,暑假我們常在外地租車旅行。出發前要有計劃,如行車路線、參觀景點、預訂旅館等。小朋友參與,是很好的邏輯訓練。當年還未有導航儀,駕車靠地圖,通常是我當司機,由太太和女兒導航。看地圖和地標,孩子的瞬時反應的確比媽媽還好,經常帶領我們走出「困境」。我想,這是她建立能力和自信的好機會。

遇上不能預見的問題,例如塞車改道、路標不清晰、旅館訂房出錯要跟員工理論,景點門票沽清等,都要即時解決。孩子跟大人在一起,明白問題所在,目睹成年人如何解決問題,甚至參與,亦有助他們增加見識和學習解難!

自由行的好處是有較多時間參觀博物館,或看歷史文物,不像旅行團一般走馬看花,集中在吃喝購物。若說文化興趣是「培養」出來的話,跟父母一起看喜歡的景物,了解他們欣賞之所在,或指出欣賞的途徑,相信是文化培養的途徑。

老實說,親子旅行也不是全為了孩子,有機會的話,父母也應該出去看看外面世界,增長見聞,不要把時間都花在返工賺錢、放工督促孩子做功課的事情上。


TSA數據不是保密的麼?

(2016年12月5日星期)

每天都吃早餐的學生,成績會比一星期只吃一天早餐的學生有所提升,可見每天吃早餐的對學業成績有十分大影響,最近一份中大的研究有這樣的發現。

過往也有對學童早餐的研究。以前的調查,雖然有提及早餐對學習的影響,多從理論層面推斷,例如睡眠後腦部糖份下降,若無早餐的熱量補充,人的集中力會下降等。今天中大的報告卻有所突破,它使用個別學生的TSA成績數據,跟學生吃早餐的數據作研究,得出吃早餐提升成績的結論,更有報章吹噓為吃早餐好過搵補習!

這些結論立即引來質疑:數據有相關性並不代表一定有因果關係。例如,天天吃早餐並顧及食品營養的家庭,可能比較富裕,父母學歷較高,比較關心子女的學業,較有能力指導子女完成功課等,導致成績較好。吃甚麼早餐能提高學能成績30分甚至50分,在閱讀該研究的詳細之前,我以神話故事看待。

還有一個更大的問題。上述研究拿取的是學生的TSA成績數據,但不是說過TSA數據是保密的麼?個別數據也不是說過只作成績評估和學校改進用途的嗎?如何會落在早餐研究員的手上?

學生的個人TSA成績數據,是私隱和高度敏感的資料。因此請問:儲存數據的機構究竟是「教育局」還是「考評局」?儲存多久後會銷毀?這兩局若要對其他機構發放這些數據,如何確保資料不會被不當洩露或利用?


此外還要問研究倫理 (research ethics) 的問題:有關家長是否知悉調查機構會拿取其子女的個人TSA成績作研究?他們是否事前同意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