蒙特梭利學校

(2016年7月27日星期三)

蒙特梭利 (Maria Montessori) 本是意大利人,她創立了一套教學方法,實行以兒童為中心的教育,方法是強調環境佈置,誘發兒童好奇心,鼓勵自行探索和按興趣學習。世界各地均有學校遵照她的教學方法辦校,稱為「蒙特梭利」學校(下稱蒙校)。

蒙校在學前教育和低年級教育較普遍。由於自訂課程,班裡人數少,教師又要接受特別訓練,故各地的蒙校多是學費昂貴的私立學校,香港的蒙校學費就要每年十多萬元。最近在加拿大聽聞一則笑話:有人參觀當地一所高級老人宿舍,地方寬敞,用餐講究,服務備至,然收費也極貴。他問負責人:有多少子女能供養老年父母入住?對方笑答:那要看子女年幼時你有否送他們入讀蒙校囉!

傳統教學是由老師主導講解,實物只用作輔助,蒙特梭利方式則相反,由學生自行對實物摸索和探究開始,強調自由、分享、合作、培養內在紀律 (inner discipline) 反對用競爭或獎懲手段改變兒童的行為。亦有人相信,入讀蒙特梭利學校,孩子會贏在起跑線,最終成績會勝過入讀傳統學校,可惜還沒有嚴謹的研究證明這看法。

送子女入讀蒙校的家長,由於學費太貴,不少在幼教階段後便轉回傳統學校去。我有一朋友也是這樣,傾談間她對蒙校教育讚不絕口,說女兒很喜歡上學,由於基礎打得好,女兒在轉回傳統小學後成績的確名列前茅,但在小三以後,優勢卻逐漸消失,故懷疑是否物有所值。我補充說:今天填鴨教育處處,你替孩子找到一個真能愉快學習的地方,享受童年之樂,還要算嗎?

把睡眠還給學生

(2016年7月20日星期三)

在香港,學校的第一節課多在8時半前已開始。由於早禱和集會等還安排在上課之前,故學生要在8時前抵達學校。有人認為,上課時間應該早點好,因為早睡早起身體好,早晨空氣較清新,校車路程長,又要避開上班繁忙時間,學校亦因此可增加課時等。為了培養守時的習慣,遲到的學生會受處分。

近年對生理時鐘(circadian rhythms)的研究,挑戰上述的看法。研究發現,人體分泌「褪黑素」(melatonin)助眠,但在青春期,身體生產褪黑素的時間會越來越晚,成年期後才逐漸移回較早時間;從生理角度看,青少年的理想睡眠時間是晚上11時至翌日8時。按這道理,要學生早上6時甚至5時起床趕車上學,難令他們獲取充足的睡眠,在堂上打瞌睡難免,故學校應推遲上課時間。

在美國曾有這樣的研究:某社區由於人口遷移原因,接載初中學生的校巴要在早上走兩轉,部份學校被迫延遲上課一小時。研究員發現,遲上課的學生在閱讀和數學的成績較早上課的學生為佳。其他類似的研究也有相近的發現,有人估計延遲上課一小時,中學生的成績可提高 0.175標淮差。

有些學校參加了一個叫「延遲上課計劃」(School Start Time Study) ,把早上上課時間延至8:40,結果發現學生不但遲到和缺課少了,連情緒和行為問題也減少。其實,睡眠不足引起的諸多問題,如辦事提不起勁,缺乏動機,反應遲鈍,善忘,易發脾氣等,已是常識。如果上述青少年「生理時鐘」的說法屬實,則推遲上課時間,可能比甚麼教改措施更有效用。

全村系統性評估

(2016年7月13日星期三)

從前有一條村,村民都務農為生,生活安定,可惜都不注重公共衛生,傳染病時有發生,以致平均壽命不長。

新村長上任,希望有一番作為,為村民的「年壽」作出貢獻。恰巧有一外省商人到訪,知道新村長的心事,就對他說:問題在於村民缺乏新思維。外面世界的想法是:運動可以強身,強身可以防病,病少就會命長,因此發明一種叫「健身單車」的東西,人只要每天都踏車一小時,便會有足夠的運動。

村長聽畢有所覺悟,乃推出新政,用公帑購入大量健身單車,每戶派給一輛,強制每人每日必須踏車一小時,並在完事後登記儀表上的讀數,又派巡察人員收集和核對數據,說這是為了進行「全村系統性評估」,證明運動與年壽的關係,和把有關數據跟外省比較。

對於日間種田的農民來說,哪有運動不足之理?但誰能證明健康與運動無關?故反對無效。既然官命不可違,大家都在想辦法:有人虛報數字;有人拆開單車,調校儀表提高轉速;但最普遍的做法是,把單車加裝兩輪,用來載人拉貨,令單車有實效。

村長嘆息道:新政只是為了增進村民的福祉,村民的反應污染了評估數據,並把單車異化了,故呼籲「拆輪」,還單車的原貌。村民反駁說:單車不應該是有輪的嗎?有輪豈不更像單車嗎?村長無奈,乃頒下禁輪令,禁止任何有輪胎的車在路上行走。

從前的外省商人又來訪,對村長說:事實證明你沒有錯,只是村民缺乏新思維而已,好,讓我再替你想想辦法!

捉到—放掉

(2016年7月6日星期三)

加拿大安大略省湖多,是垂釣好地方,但海鹹河淡,釣到的只是淡水魚。然而,這裡的淡水魚如 Sea bassWalleyePerch Sunfish等,都很美味。

當地規管釣魚的法例很多,規定每年甚麼時間可以釣魚,不同的牌照准許可帶走魚獲的種類和數量也不一樣,超過了限額,魚不能取走;魚太小,要放回水裡,給它長大的機會;魚太大,即屬魚中強者,有利發揮汰弱留強的自然定律,助魚生產,因此也要放回水裡;魚鉤不可以有倒刺,以免影響放回水裡的魚存活的機會等。

不過,加拿大和不少國家一樣,在推廣 「捉到放掉」(catch-and-release)的釣魚方法,勸人把釣到的魚放回水裡去,不要帶走。試想想:釣魚的人越來越多,工具越來越有效,大家都把魚取走,魚在湖裡的成長和生產,哪裡追得上?魚少了,要吃魚的海鷗缺糧,,最終破壞生態平衡。「捉到放掉」是享受垂釣之樂之餘,同時負起保護環境之責。但叫醉翁意不在酒,只在乎山水之間,容易嗎?

上星期跟朋友到湖邊釣魚,也讓我一睹實況。大清早湖邊已有不少釣客,但這裡的魚不難釣,兩小時內已有相當收獲,但其中有一年輕釣客,先釣得一條超過兩磅的大魚,不久又有一條一磅多的魚上釣,令人側目。有人垂問,他只說並無特別方法,運氣好而已。臨走前他把魚都放了,說已享受過釣魚之樂。我跟朋友說:很感動,這裡的公民教育很成功。說罷,有一對說粵語的夫婦跑來看我們的魚獲,然後跟我們說:這些小魚你們還要嗎?若然不要,送給我們吧!煲湯很甜呀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