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士的虛與實

(2016年4月27日星期三)

城中不少名人喜歡稱作博士,一旦獲授「榮譽博士學位」(Honorary Doctorate),即加在自己名字上。

大學頒發「榮譽博士」名銜,多是對授予者在學術界的成就表示認同;頒給社會人士,則是表揚對方對社會或大學有突出的貢獻(包括捐款)。領取此銜者,當然不用寫論文考試;相反,大學還會贈送「贊詞」一篇,在頒授典禮上朗讀。

在歐美,可能大家都知道「榮譽博士」只是個贈銜,故不會有人因此自稱博士,或接受別人稱自己為博士。香港的文化可算特別,然而,叫他們一聲「博士」我亦不以為忤,就視為他們尊重知識,因而引發一種特殊偏好罷了!

「攻讀式博士」(earned doctorate)則不同,這種博士並沒有得「贈送」,必須老實地讀回來。一般要求嚴格,尤其是「哲學博士」Ph.D.:先要完成課程,在指導下完成研究和論文,導師滿意,乃呈上由其他大學的教授組成的考試委員會,進行評審,再經口試及格,方能畢業。

因此,導師也不能自把自為,說學生畢業就畢業,他評估論文的眼光要準確,如論文質量能否通過評審?學生能否應付口試?估計錯了,論文評為不合格或無法改進,除影響自己的聲譽外,學生多年的努力更會白費。較「仁慈」的大學或會給這些學生頒個「哲學碩士」 M.Phil. 作安慰。

當然,大學水準有高低之分,如導師是否高明?考試委員來自哪些大學?導師在行內有多少份量?同一篇論文,甲大學不通過,乙大學通過,並非不可能。不過,一般規矩是,論文不准重複向兩所大學提交,以防一箭雙雕。

暫停

(2016年 4月 20日星期三)

病倒了,停稿一次。

懷疑TSA的改進教學論

(2016年4月13日星期三)

我從前熱衷「課堂學習研究」(Lesson Study)。每次計劃開始時,我都會跟老師先猜想學生在學習某課題時的「難之所在」,又設計各種小測驗,進行探索確定,然後才開始設計教學工作。研究結束前又再有小測,看看學生有否進步,困難是否克服,老師亦藉此掌握教學的關鍵和原理。

當然,與大型測考如TSA相比,我們的測考設計或不及周密,卻更到位,因為測考數據直接用來指導教學,並用在同一班學生身上。我們又發現,參加計劃的老師多是真誠為了改進教學 ,故有種自發幹勁;但也偶有老師由校長指派參加,壓力擋不住,就在表面上下點功夫,實際上是找捷徑敷衍了事,這些情況最難搞。

教育官員常說全港性考測如TSA具有「改進教學」(improvement) 及「學校問責」(accountability)雙重效用。但測考舉行到成績發放已是下一學年,數據並不能令當時的學生受惠;難聽地說,所謂改進教學,僅屬賊過興兵、亡羊補牢而已。因此我相信,問責才是主調。不是說「問責」就是不好,但教局官員常問:「貴校學生達標率是在全港平均數之上還是之下?」就是不妥當。須知全港學校無論進步了多少,既然是平均數,約半數學校會在上,半數在下。問這種問題就是拿TSA數據把學校進行分類、比較、施壓,違反TSA原意和承諾。

從前我曾寫過,面對問題,人的反應有「高路」與「低路」之別。縮班殺校令教師人人自危,考試操練是自然不過的「低路」反應。「改進教學」屬長線的高路回應,但成績壓力就在跟前,講改進教學,豈非奢談?

進步教育觀怎敵成績問責?

(2016年4月6日星期三)

學童自殺問題日趨嚴重,發現不少個案與學業成績有關。

香港在2000年推行的教育改革建議,標題是「終生學習、全人教育」,文本(text)批評香港學校過份集中於應付考試,欠缺能力培育,沒有思考、探究、創新空間,於是提出「樂於學習、善於溝通、勇於承擔、敢於創新」的口號;文本還提出「以學習為本」的理想,內容跟西方杜威的「進步教育」(progressive education)觀點相去不遠。

可是經歷16年教改實踐,香港學生的快樂指數卻愈來愈低,功課愈來愈多,壓力愈來愈重,學校依然操練,只為考試成績,低風險的測考也變成高風險。

這境況怎樣造成?不要忘記,當年教改的主事者同時也是「學校以表現問責」運動的推手。這邊廂講拆牆鬆綁、創造空間、傳統考試思維不可取;那邊廂又製造表現評量 (key performance measures)架構 ,學校通通要交出亮麗的TSADSE成績表,否則縮班殺校自理。

學者 Stephen Ball 曾以英國經驗為例,叫人不要被教改文本的言詞騙到,某政策出台,經常有其它政策在醞釀或操作中 (other policies and texts are in circulation) ,產生矛盾甚至相互抵消的效果。在香港,成績表現與教改言詞相比併,東風壓倒西風,進步教育觀怎敵成績問責壓力?

有趣的是,世界並沒有如香港教改文本所預言:21世紀的學校教育潮流將是「溝通自學應變合作創新」。今天英美兩國的教育政策,不謀而合地聚焦在增加考試和提高成績,當然也同時惹來廣泛的反對;反對的聲音,又與我們教改文本的說法吻合:求學不是求分數,學校不是考試工廠!

參考資料:

Ball, Stephen NJ  (1994) Education Reform: A  Critical and Post-structural Approach.  Buckingham: Open  University Press, UK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