優質教學不一定成功

(2015年6月24日星期三)

Fenstermacher Richardson (2005) 對教學曾經作過這樣的分析:優質教學 (good teaching) 和成功教學 (successful teaching) 是兩個不同的概念。

教學是否優質,要看目標是否可取,內容是否合適,手段是否合理。因此,優質教學取決於老師的識見、經驗、努力,盡量讓有利於學習的因素得到發揮,例如課前考慮是否周到?教學設計有否顧及學生的已有知識、狀況、興趣等?教師的臨場表現也是關鍵,如節奏是否合適,能否隨機應變等。教學目標的正當性也重要,如教學生殺人放火,或要把學生政治洗腦,無論教學多有成效,算不上優質教學。

但優質教學並不包保成功。成功教學的標準只有一條:學生有沒有達到預期的學習效果?這方面教學的質素固然重要,但學生是自由個體而非任人擺布的棋子,因此成功的關鍵還在於學生本人是否願意學習,是否願意為學習而努力。此外,學習環境是否合適,學生社群的學習風氣、動機、取向,也並非完全由個別老師控制。學習風氣可以培養,但老師並沒有開關掣可作即時調校。由是觀之,優質教學只是成功教學的因素之一。

優質教學雖然不包保成功,但配得上優質教學稱謂的老師,總不能沒有一些成功經驗;正如善於銷售汽車的,雖不能保證每次都成功售出汽車,總不能是未賣出過一輛汽車的人。教學的進步,既來自失敗的反思,也來自成功的總結。從前觀課生涯中,最難過的事是目睹教學水平不差的老師,學生卻由於因種種環境原因毫無反應;次次滑鐵盧,誰也難成優質教師。

參考資料

Fenstermacher & Richardson (2005) On Making Determinations of Quality in Teaching,
Teachers College Record, vol.107 no.1 p186-213 

嗜考與作弊

(2015年6月17日星期三)

內地每年有900多萬名學生考高考,每到6月高考季節,政府和教育部門總要為了防止考試作弊而煩惱。作弊方法五花八門,如請槍代考、團伙作弊、微型耳機、高科技作弊等。高考作弊原來也是一盤大生意,代考以分數收費,可達數十萬元;買套無線電作弊「神器」,要花幾萬到幾十萬元;有地方政府為監控考場周圍的電磁環境,竟要出動無人偵測機。最近國內有家長利用神器協助子女作弊被抓獲,警方正追查販售作弊器的商店,據說可控「故意泄露國家機密罪」!

我國的考試歷史源遠流長。千多年前,隋煬帝開設進士科,確立科舉制度,為了保持考試公平,歷朝都有嚴防作弊措施,作弊者得到的懲罰也極嚴厲,包括革除功名、戴枷示眾、發配充軍、斬首處死、株九族等。

無論刑法有多嚴厲,總有人犯險,作弊和反作弊成為一場亙古攻防戰。然而,釀成這場戰爭背後的應試教育,卻往往被視為是教育的必然模式;時至今天,就算大家對這種模式有所批判,最後還是認為,資源既然有限,為了公平有效地選拔人才,應試教育無可避免。

奇怪的是,世界各地同樣面對資源有限,選拔人才也是各國面對的問題,但歐美社會似乎沒有我們那種「嗜考」的社會風氣,學校並沒有那麼專一地為考試服務,考試作弊也沒有那麼猖狂。「嗜考」似是東亞國家地區如中、日、韓、港、台的特色,有人說應試教育反映著儒家「學而優則仕」的社會理念,未知是否孰真?

台灣的翻轉教室討論

(2015年6月10日星期三)

曾經是台灣教改倡導者和學者史英,最近對「翻轉教室」新潮流提出以下的看法。

首先,翻轉教室主張把傳統「上課聽講、回家複習」轉化為「回家聽講、課堂討論」,但這種主張究竟對應了些甚麼舊問題?能解決些甚麼現存問題?並不見有積極討論。

其次,有人說,翻轉教室會把「老師主動」改為「學生主動」。這話意味著學生不主動就是問題的內容,但單批判學生的不主動表現作用不大,我們應該好好地查找在教育現況裡,哪些是令學生不主動的結構性原因,然後對症下藥。如果最需要改進的東西是教材內容和教學方法,那麼我們怎知道由「老師自製教學影片」就能完成任務?

再說,翻轉教室的最大意義,本應在於令老師作出改變,提供機會讓老師或同儕共同研究如何改進教學,給教學影片一次又一次翻新重拍,拍出高質素的教學片段。可惜的是,翻轉教室的理論重點並不在於此。絕大多數的教師自製短片跟原來課堂的單向講解、照本宣科並無二致。這種教學並不會引起觀者的興趣,只能引起學生的睡意,結果怎會令學習者更主動?從前是學生不想上課聽講,翻轉後是學生不想在家預看教學片,情況並無改變。

史英是台灣著名的森林小學和人本基金會的創辦人,在陳水扁時代,他曾跑進建制,任台灣教改旗手,結果毀譽參半,但史英對教育理論的認識頗深,並非一知半解之士,上面對「翻轉教室」的批評,亦頗有見地,值得細想。

運動與便秘

(2015年6月3日星期三)

運動不足容易引起便秘,是常識,但常人總以為這是年紀大或老年人的事。年輕人會因缺乏運動產生便秘嗎?去年港大的幾名學者 (Huang, Ho, Lo and Lam),曾在期刊發表文章,講述香港青少年(adolescents) 的運動量和便秘情況。

上述學者把運動分為正規和非正規,前者的例子如田徑、跑步、游泳、球類活動等,對體能需求較大;後者如步行上學,趕巴士、做家務、不乘電梯上樓等,這些活動屬非規劃性,對體力的要求雖然較低,卻由於可以常做,出現的頻率較高,故亦可以消耗一定體能。

學者指青少年每天應有60分鐘以上中至高度消耗體能的運動。然而,很多青少年都不達標,主要原因是把時間花在靜態活動(sedentary activities) ,如看電視(平均每日2.53小時)、上網 (平均1.52小時) 。他們認為,每天對著電視、電腦、遊戲機、手機等螢屏總時數超過4小時,就算過度。

他們曾向三萬多名1118歲香港學生發問卷,統計他們的活動時數(包括靜態活動)和便秘情況。三天或以上才有一次大便的稱為「便秘」。結果顯示,便秘學生人數佔有效樣本人數竟達15.4%。少做運動或運動不足者(無論是正規或非正規運動)、過度靜態活動者,便秘比率較高,說明便秘跟缺乏運動不無關係。

學者認為,都市生活節奏快,安排進行正式運動較難,但可多作非正規運動補償,達到日常運動效果。要養成運動的習慣,年輕時本較容易,但今天青少年被各類大小「螢屏」吸引,削弱運動動機,形成健康生活的一種障礙。

參考資料:

Rong Huang, Sai-Yin Ho, Wing-Sze Lo, Tai-Hing Lam (2014) Physical Activity and Constipation in Hong Kong Adolescents. PLoS One 9(2): e90193. doi:10/1371/journal.pone.009019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