願景和使命(續)

(2015年3月25日星期三)

對於學業和非學業成績的關係,我這樣看。

家境富有者,就算會考成績平平,亦可到外地升學。這些學生,多集中在香港的老牌名校。它們每有偌大的校園、草地、設施,學校容易開展各種活動,為學生提供較全面的學習機會。

但家境稍遜的,就必須靠成績爭取本地升學,這些學校若長期成績欠佳,也是對不起學生。記得有年有個中六學生,周末日都見他回校在圖書館溫習,他說二十多歲了,立志當醫生,因家境差,畢業後要打好幾年工,儲夠錢才能讀預科;可惜最後他的成績還是考不進大學。我很難過,問為甚麼我們的教學這麼不濟,不能令這個勤力上進的孩子如願?但事後證明,搞好考試成績也不太難,只要有好的老師團隊,給予時間,自會學懂各種考試竅門幫助學生。當然,今天大學「非聯招」學額大增,對成績好的清貧子弟不利,另作別論。

不過,作為校長,我也不能等搞好了成績,才發展成績以外的學習;考試不只會把學生困呆了,還給他們「分數以外別無是處」的觀念,哪是「全人教育」的理想?況且,這樣下來,「全人教育」豈不變成有錢子弟的專利?

年幼時眼見同輩可以從學樂器、舞蹈、運動、繪畫、看電影享受童年生活,長大後可以去旅行、海外留學,從中吸收新知識,開闊視野,領略世界的奧妙,羨慕不已,自己卻因家境緣故只能專心讀書考試,漸形成學校教育應讓讀書和活動雙軌發展的想法,亦可能因此令我對高速打造一所成績至上的Band 1名校,興趣不大。

願景和使命

(2015年3月18 日星期三)

香港幾乎每所中小學都有「願景和使命」的陳述。有宗教背景的,會把教義宗旨融合在這些陳述裡;非宗教背景的學校,一般都寫得很好,但多是五育並進,追求卓越,兩文三語等句。究竟這些陳述字句,能否成為指導工作的方針?抑是聊備一格的措辭?相信就只有在該學校生活過的校長老師才知道。

我原先在大學工作,後轉到一所中學出任校長,學校在始創階段,沒有輝煌的歷史,只有一堆待解決的問題;但學校介紹書裡有一精彩句:「我們相信,學校教育的價值遠高於考試成績。」我想,今天哪個辦學團體不是只求分數,想當Band 1名校?能看破常規有膽說出這句話者幾何?

學校領導理論常謂,必須讓老師了解學校的「願景和使命」。我喜歡在聘敘過程中向新老師分享學校的理念:全人教育這話我們是當真的。我們希望創造一所學校,顯示學業和非學業成績可以同獲重視,只要達到一定水平,強生和弱生皆可取;你來加入,我們一起創造歷史。

每年的校務報告,除了報告會考分數外,我都詳述學生在運動、音樂、藝術方面的學習成績。學生喜歡留在學校溫習和活動,我也視為一項成就。學校初期會考成績不夠好,校董會的微言,我視為鞭策力量,因為我也同意,不能讓學生因學業成績差影響前途;直至有一天,開會時校董會主席跟我說:「甚麼學校願景和使命,我也不清楚。這些都是人有我有的東西。我們要的是考試成績,學校是 Band幾?… …

學校裡的學校

(2015年3月11 日星期三)

 網上有段短片,叫《If students designed their own schools…》(如果讓學生設計他們自己的學校)。

美國某鎮一高中實行了一次實驗:讓9名學生自己設計自己的課程,稱為 The Independent Project。每周每名學生必須提出一個令他們好奇的問題,然後利用一周的時間,進行研究或實驗,並在周末前向小組匯報研究結果。題目不限,但必須在語文、數學、社會、科學範圍內;研究過的題目包括:小說《罪與罰》、環保先驅John Muir的生平、南非愛滋病、音樂創作等。也有學生很想明白飛機如何產生浮力,結果跑去上了一堂飛行課,並動手製造模型飛機。課程第二部份是長達一學期的個人學習,有人因此學懂了彈奏鋼琴,有人寫出了一本書和詩集,有人拍攝紀錄片。第三部分是集體項目,在最後三星期進行,共同商議一個社會問題進行研究,提出改善辦法。

課程沒有考試,毋需補課,無試題操練,最後成績評審,亦只不過是確定學生有否「用功、學習、掌握某些技巧」(effort, learning, and a mastery of skills) 。一位跟進的老師說:給學生這樣的自由和空間,原初以為風險很大,但其實風險很小!校長 Marianne Young受訪時說:我希望建立的,是一所能讓年輕人完全投入學習的學校,而不是把所有人從同一扇門推出去。

參加的學生,強弱生參半,但都對課程讚不絕口,稱這是「學校裡的學校」,讓他們按興趣和需要自發學習,因此非常用功,有人說他在該學年讀書的時間,多過前三年的總和。自主學習能引發學習動機,信焉!可能只看我們有沒有這樣的智慧和膽量。

「翻轉教室」實驗(二)

(2015年3月7日星期六)

星期三的文章中,我談到一位校長朋友在高中數學科延伸單元班進行了一次「翻轉教室」實驗。結果如何?

他首先指出,高學習動機應視「翻轉教室」的前題,而非成果。由於該班學生都屬高能力高動機的一群,因此要求他們課前觀看教學短片和完成預習工作紙,阻力不大。

其次,實驗改變了課堂時間的分配,從前「全班講解」和「個別指導」的時間分配是 50:50,各佔一半,現在變成 25: 75。換句話說,學生遇上難題,得到老師個別指導的時間大增,近乎「個人化教學」(individualized instruction) 的地步。由此看來,翻轉教室理論中預期「課堂時間加強師生互動、向高難度挑戰」的特征,並沒有出現,教學的速度亦沒有因此加快,但重要的是,落後和追不上進度的學生減少了。老師認為處理個別差異的條件改善了。

其三,由於上述原因,學生退選的情況並沒有出現。在高中課程裡,該延伸單元屬較艱深選修科,退選情況一向嚴重。

其四,老師由於要進行教學錄影,因此多花時間在教學設計上,從前沒想清楚的教學細節,現在都要弄得一清二楚,亦因此教學改進了。學生在學習過程中遇上的困難,老師現在掌握得更好。

我覺得這學校的實驗很有意思。它可能沒有完全忠於「翻轉教室」理論,但也沒有一味唱好,預告「學校成績一定會提升」,亦沒有標榜甚麼「把課堂還給學生」,是個實是求是的探索。難能可貴的是,校長和教師都小心查看和反思實驗的具體成果,是否合符效益和針對需要。

「翻轉教室」實驗(一)

(2015年3月4日星期三)

一般所謂「翻轉教室」,辦法是指老師先把教學拍攝成短片,放在網上,囑學生上課前自行上網觀看,上課講解的時間因此減少了,因此可以有更多師生互動討論,實行「把課堂還給學生」。

最近探訪一名中學校長,話題談到「翻轉教室」。我坦率地說,「翻轉教室」策略,與其說會強化學習動機,其實是先假設學生已有相當的學習動機和能力,否則哪會上課前完成預習或觀看教學片段?此外,亦有人指「翻轉教室」能改進學生成績,但翻閱研究文獻,並無確切的證據,因此相信這只是提倡者善良的願望。

該校長朋友告訴我,他的學校正進行「翻轉教室」實驗。他同意我有關「動機」之說,也正因如此,決定只在高中數學科的某延伸單元進行,理由是修讀該單元的學生屬高能力高動機一群,也由於該單元是選修而非必修,班上的人數較少,可實行小班教學;此外,數學科課程範圍清晰,亦有助老師計劃拍攝教學片段。他說,傳統的數學教學是「班上大組講授基礎知識 + 個人家中練習艱深題目」,他們希望把這模式翻過來,變成「個人家中學習基礎知識 + 班上解決艱深題目」。

除拍攝短片外,老師亦相應地改變功課安排。從前學生做功課,完成後交由老師批改打分;現在把功課提前,變成備課工作紙,上課時交由老師查閱,老師可即時了解學生遇上甚麼困難。

實驗進行了一學年,結果如何?請看星期六的教育心語。

敬告讀者

(2015年3 月1 日星期日)

我為2008-2014年「教育心語」欄寫的部份文章稍作整理、分類、結集,蒙明報出版社出版,共三冊:《寫給家長》、《寫給教師》、《教育時評》,由去年起陸續發行。或因某些原因 ,書店把書上架的情況並不普遍。

怕讀者找不到書,書找不到讀者,敬告各方好友,若蒙錯愛,最好還是省回腳力,進行網上訂購。以下是明報今天的評論文章,有訂購網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