多倫多的書店

(2015年1月28日星期三)

今天買書,不少人會光顧網上書店,但我喜歡逛書店,每到一個地方,總會到當地的書店看看。多年前我曾在多倫多居住,因此對加拿大某些書店特別鍾情,可惜這些舊書店不敵新興的連鎖書店(如 Chapters, Indigo),部份已結業。

曾經有家書店開在鬧市中心,叫 World’s Biggest Bookstore, 「全球最大」的稱號未知是否孰實,但地方大,書量的確驚人,也有學術書籍,第一次踏足,頗有跑進大觀園之感。書店後來轉賣流行書籍,業務仍每況愈下,終於去年結業。

另一間亦是已結業的叫Children’s Bookstore,專賣兒童和青少年讀物,琳琅滿目,當時女兒還小,我和太太都愛看書,假日在店內消磨一天半天絕不困難,女兒更是一翻開書本便不願離去。當地的作家如Marie-Louise Gay, Robert Munsch, Michael Martchenko等,能夠把平常事物寫成風趣幽默的兒童故事,實在令人佩服。他們間中會在書店或商場舉辦活動,朗讀自己的作品。

開在市區大街某大廈陰暗地庫的Bob Miller Bookroom,是我的至愛,該店專賣人文及社會科學書,亦有頗多跟教育有關書籍,別處難找的也可能在這裡找到,可惜該店位置甚不起眼,光顧的多是熟客或識途老馬。

市內有兩所著名大學:多倫多大學和約克大學,校園各自有大學書店,店內都有教育書籍專區,因此也是我每次到多倫多必遊之地。然而,近年大學的研究評分制度重視期刊文章,輕視書本著作,願意寫書的學者漸少,連帶書店架上的教育書籍愈來愈少,大學書店也開始大賣流行書、暢銷書、音樂唱片了。

還有香港

(2015年1月24日星期六)

兩個近期最令我感動的場面。

其一是1月11日的巴黎百萬人大遊行。四十多國領袖,在巴黎街頭民眾的前面一字排開,挽手並肩開步遊行,以示團結反對恐怖主義維護言論自由。照片觸目感人,相信會是歷史的印記。聞說同日全球各地都有萬人以上聲援「我是查理」的遊行集會。

我在想,為甚麼沒有人提「香港式」的問題?例如, 集會遊行有無事前申請並獲得批准?合法還是非法?這些國家領袖應日理萬機,跑到法國參加遊行集會,究竟令本國 GDP 損失多少?其他人放下工作參加遊行,有沒有工資損失?學業損失?遊行擁塞街道,兩旁商店的營業額損失,如何補償?搞集會遊行最終會不會令恐怖組織「讓步」?發生這問題是不是由於教育徹底失敗?

其二是去年12月11日金鐘清場的情景。電視上目睹余若薇、梁家傑、何俊仁和其他人一起坐在地上,等待拘捕。不管他們是何黨何派,年前三人還是堂堂正正的特首候選人,跟欽定的最後當選人在全港人的視線下同台辯論;「寧願原地踏步,也不要行差踏錯」,「有得揀先至係老板」,「反對小圈子選舉」的語句尚擲地有聲,當日辯論情景仍歷歷在目,接著下來是他們一一被挾或抬上警車的畫面。

試問有多少國家地區,當選者會運用權力或製造一種社會矛盾局面,好把選舉時的主要對手或反對派領袖拘捕的呢?答案大概是:俄羅斯、烏克蘭、埃及、印度、巴基斯坦、泰國、委內瑞拉 … 噢!真想不到,還包括這個自稱開放、自由、先進的城市 - 香港!

是非題考考你

(2015年1月21日星期三)

香港公務員入職要考試,我特意設計了一些有關香港教育的題目,供有關部門參考,以考察投考者是否明白政府和權威人士的「教育觀」:

1. 國民教育就是「洗腦教育」。(是 / 非)
2. 要加強「思想教育」,方法是「轉一轉名稱,轉一轉手法」。(是 / 非)
3. 國民教育就是「健腦教育」。(是 / 非)
4. 其實,教育就是「洗腦」,只是沒有人願意將這事實說出來。(是 / 非)
5. 香港「絕大部份」青年人都未睇過《基本法》。(是 / 非)
6. 學生用罷課表示犧牲並不足夠, 最好係「退學」。(是 / 非)
7. 香港的年輕人比共產黨可怕,足以令友人想「移民」。(是 / 非)
8. 佔領運動反映政府的一國兩制「教育工作」徹底失敗。(是 / 非)
9. 不但教育工作失敗,「教育局」都存在問題。(是 / 非)
10. 教育局局長要隨時接受「中央監督」。(是 / 非)
11. 「教育局」搞到香港啲人中文唔識、英文唔識、中史唔識、世史唔識,本港教育千瘡百孔。(是 / 非)
12. 香港應放寬引入包括內地人的人材政策。香港年青人應離開香港開發機會。(是 / 非)

假如上述問題你都答「是」,恭喜你,滿分!

出處:1. 中聯辦前部長郝鐵川 (2011.05);2. 政府前局長馬時亨 (2015.01);3. 同 1.; 4. 政府前局長何志平 (2011.07);5. 特首梁振英 (2014.10);6. 行政會成員李國章 (2014.09);7. 行政會成員羅范椒芬 (2014.11);8. 新民黨立法會議員田北辰 (2014.12);9. 全國港澳研究會陳佐洱 (2015.01);10. 同 9.;11. 行政會兼立法會議員葉劉淑儀 (2013.05);12. 特首梁振英 (2014.12)

求其被動 vs 認真投入

(2015年1月14日星期三)

Larry Cuban 最近在他的博客中談到他跟一名資深教師的談話。他倆談到教學時,班裡總會有不同類型的學生。有些不犯規不搞事,只求達到老師要求的最低標準,合格便算;但同時也有些學生非常主動投入學習,在堂上發問,積極參與討論,跟老師辯論,甚至課後纏著老師問問題。他們稱這些為「認真投入」(buy-in)的學生。然而,「求其」的學生多,buy-in的學生少。

Buy-in學生的動機何來?有些學生立心要拿最好的成績,不放過任何奪 A 機會;也有部份是真的被教學內容吸引了,因此主動學習;還有一小部份跟老師一樣,愛上了學科知識,立心追求學問,解決難題。這小部份學生是老師夢寐以求的理想學生。

甚麼環境有利於培養 buy-in 學生?他倆的看法一致:班級經營,即由老師幫助同學建立互助互信的關係,令他們有歸屬感,課堂上誰要舉手發問或回應問題都覺得很安全,不會被別人針對。但建立這種班級氛圍需時,因此必須及早進行。Cuban 最後說:其實班裡有多少「求其被動」的學生,多少「認真投入」的學生,老師的態度和努力具影響力。

Cuban沒談今天最熱門的教育議題:自主學習。香港式的反轉課室理論,認為學生如在課前完成預習,上課時主動投入,老師就可以把課堂還給學生,學生亦會變成自主學習者。這些想法假設學生都已有強烈的學習動機,都是 buy-in 生,卻沒法說明他們的動機何來。請留意Cuban 所指的buy-in生從求都是少數;若要培養buy-in生,他所談的班級經營或許有點啟示。

忘記了

(2015年1月10日星期六)

數學課今天教學生三角形面積。下課前老師問學生,個個都會說:「三角形面積是底乘高除2。」隔了兩天,老師再問學生相同的問題,卻無人能答。老師問:「前兩天你們學會了,為甚麼今天不會?」學生答道:「都忘記了!」

記憶的確會隨時間而變得糢糊,甚至忘記。但學過的東西我們會記得多久,要視乎學習的深刻程度。對於瑣碎,無意義,或表面學習得來的東西,我們只會記得一陣子,很快就忘掉;學習愈是深刻透徹,或愈認為所學的東西重要,記憶就愈牢固。因此,從教學而言,一教就會但隨即忘記多是膚淺的學習,能延後記憶比即時回憶的價值高得多。

由於上述原因,教學不能只求一帆風順,讓學生不遇上困難。相反,教師應先了解學生有多少相關知識,然後給學生設計「適當的困難」。學生要解決困難,可能要多走點路,亦可能會犯錯,但錯誤經過糾正,困難最終解決,記憶不但會更牢固,學習的自信心亦會加強。

教育學者Robert Bjork的研究顯示,要促進長期記憶,把學習時間「分散」(spacing)優於「集中」(amassing)。換句話說,把課題伸延,每天都學一點,好過花同等時間連續地呆在該課題上。分散的好處是讓時間自然地製造困難:忘記了的就得重拾重溫,錯誤重犯就必須再次糾正,因此更有利於鞏固記憶。同理,梅花間竹式 (interleaving)練習比反覆只練一招一式 (block practice)亦更有效。

當然,如果老師要趕書,教完就算,或者要操練考試,考完就把一切忘掉,則當別論!

犯錯的價值

(2015年1月7日星期三)

不少老師都認同由淺入深的道理,出試卷時,先問些淺易的問題,然後再問艱深的。因此有學生說:「答試卷時,會的先做,不會的有剩餘時間再去想」。既然考試個追求分數的遊戲,答對才會得分,先易後難似乎並沒有錯。

設計教學時,有些老師索性把艱難的內容刪去,避免不了的則分拆為多而小的步子,學生只要一步一步地跟,就不會犯錯,學習便會成功,教學就有了保證。

然而,把上面的東西都加起來,又會是個怎樣的局面?為了確保學生不犯錯少犯錯,語文學習逐漸變成學單字造單句,較難的長篇閱讀和寫作就無人問津了;數學則多做公式運算,多拐兩彎的難題就不做了。

美國作家Kathryn Schulz寫過本書,叫《Being Wrong: Adventures in the Margin of Error》,內容大概是說,人一旦發現犯錯,難免不暢快;但面對不能完全確定的未來,誰可保證自己不會犯錯?明乎此,承認有犯錯的可能,我們才會真心聆聽反對的聲音,從別的角度看事物,修改既有看法。因此,錯誤是成長的元素,創造力的來源。

Schulz說得有道理。在我的觀課經驗裡,有些老師怕學生犯錯,經常把教學調教到最低水平。那並非由淺入深,而是原地踏步。這不但令課堂教學沉悶乏味,還讓學生養成遇難即退的習慣,停留在「表面學習」(surface learning)裡。雖然我們不能概括地說有難就好,處錯誤錯也費時和花心思,但在教學理論裡,亦有人認為「有錯誤的學習」(errorful learning)才是正道:教師製造困難讓學生「適度犯錯」,能令學習更深刻,記憶更牢固,轉移更有效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