惡的平常性

(2013年11月27日星期三)

Hannah Arendt是近代重要的哲學家,她是猶太裔人,最近有一齣以她名字為名的電影,驟看以為是她的傳記,但原來劇情只集中敘述納粹戰犯Adolf Eichmann 在1961年的審訊,和她在美國發表文章所引起的震蕩。

Arendt目睹Eichmann的審訊全程和他的自辯,隨後發表言論,令她被駡為賣族叛徒。Arendt宣稱,Eichmann並無惡毒心腸,也非種族仇恨份子,她並無意維護戰犯,法庭最後判他問吊,也是罪有應得;她只想大家明白,Eichmann本是平庸小官,在納粹政府中負責安排運輸,可是時勢混亂,令他獲得高位。戰爭本已接近尾聲,Eichmann若稍為延遲運送猶太人到集中營,即可救回不少性命。然而,他要顯示自己是個聽話的、忠誠的黨員和官僚,故以最高的效率辦事,結果讓大量猶太人送命。

Arendt稱這為「惡的平常性」(banality of evil):即有一些人並非存心歹毒,只會聽命辦事;但正因為他們只懂聽命辦事,無自覺反思,一旦處於某些位置,就像Eichmann一樣,可以幹出麻木不仁的惡行。惡之可怕,莫過於它隱藏在平庸聽命者的平常心中。

教育學者 Mike Bottery 曾問:學校應該教導學生分析「惡行」嗎?有人說不,怕這會嚇壞孩子,或會教曉學生,讓他們得到啟發,幹出惡行來。然而,今天資訊發達,個人的、機構的、社會的、國家的惡行易見,避也避不了。我們若要孩子不隨波逐流,不自覺地習染惡行,或對惡行無動於衷,一味只談「善行」也非辦法。跟孩子討論世間之惡,尤其是隱形之惡,雖非易事,卻不可免。

魚最難發現水

(2013年11月20日星期三)

最近隨一群由甘肅訪港的校長到天水圍一所中學訪問,其中大部份人還是首次來港。學校很開放好客,先安排訪客看兩節課,其後又讓他們隨處參觀,隨堂觀課,並邀請他們用膳(吃學生飯盒),跟師生交談等。跑足一整天,最後回到會議室,我請他們提出一些他們最感不解的觀察。容或有客套話,其中也有一些值得深思的問題:

 香港學校地方小,活動場所有限,怎麼能容下這麼多的學生?他們的活動管理為甚麼這麼好?
 據說老師工資不算高,為什麼他們的教學熱情這麼高漲?
 為甚麼學校的洗手間這麼乾淨?
 學校似乎給學生的自由度很大,但他們很守規矩,比如說木工室,很安全。這是怎樣辦到的?
 看來學生上課時很積極和投入,這是怎樣辦到的?
 為甚麼學校有這麼多自發的改進計劃?通識科老師自行設計教材,看來很辛苦,動力何來?
 中午有工友負責派飯盒給學生。為甚麼他們工作這麼落力?為甚麼他們對學校有這樣強的歸屬感?
 你們這邊沒有眼睛保健操和課間操,學生的體能和視力怎樣?

有人說:魚最難發現水。浸淫越久,越多事物變得理所當然,甚至視而不見。記得多年前曾到加拿大學校訪問,外面寒風呼呼,卻有教師和學生蜷縮在校門前一起吸煙,有談有笑,就覺得很不順眼。原來加拿大校園已全面禁煙,但年滿18歲的公民若選擇吸煙,只要在非禁煙之地進行,那怕是校長也無權干涉。從深一層想,這也是這社會平等,尊重人權和法治的表現。

慣性情緒

(2013年11月13日星期三)

最近我介紹過「操控 – 價值」理論的點滴。該理論認為,學生在學習時產生的喜怒哀樂情緒,跟兩項因素有關:估計任務能否完成;事情值不值得到。當這兩因素皆為正面之時,學生最享受學習,最容易進入暢態。

可是,就課堂教學而言,不少老師都可能遇過一種情況,就是儘管教學的設計已很照顧上述條件,但實踐下來,完全達不到效果,學生毫無反應。

提出操控價值理論的學者 Pekrun曾作這樣的解釋:學生並不是一台計算機,每次都對操控和價值計算一番,然後產生情緒反應。重覆的情緒反應會慢慢形成一種「慣性情緒」(habitualized emotions)。例如,長期無法駕馭數學的學生,每見數學就怕,那管老師的教學本領多強,或數學題目何等容易有趣;同理,「喜歡」某老師的學生可能整天都在期待,等上他/她的一課,不管這一課結果教得怎麼樣。

對事物的慣性情緒多是「學」回來的。說某人天生情緒智商高,能「屢敗屢戰,遇強越強」,恐怕是個神話;自信和韌力也不是由別人說幾句鼓勵的話便能達到,而應該是由觀察和經歷大大小小的成功經驗形成的。對學習的負面慣性情緒也是逐漸形成的,且難改變,就像多次學游泳都失敗的人,要說服他們再多學一次,一次比一次難。長期的失敗還可能形成一種障阻 (hang up),令人無法認識問題的所在和估計自己的能力。對於這些學生,除了需要耐心輔導外,方法是多提供「相反經驗」(contradictory experiences)的機會,讓學生逐漸打破成見,驅走心魔,重建自信。

自信心

(2013年11月6日星期三)

要培養學生的自主學習,其中一項要素是要讓他們建立自信。不少老師都明白,自信心是引發學習動機和令學生進步的關鍵。

然而,我們要學生相信自己的甚麼呢?研究把與學習有關的自信心 (self beliefs)分為兩部分:1. 相信自己的能力 (competence beliefs),例如,你是否相信,有能力完成作業,應付課程的要求?2. 相信自己可以支配結果 (control beliefs),例如,你是否相信,假如努力讀書,成績就會好,理想就會達到?

要學生相信自己的能力,學校和老師可做的事情很多。例如給學生及時的回饋,讓他們了解自己的進度,知道自己是否偏離目標,距離達標還多遠等。又例如在能力相若的學生中找出稍佳的模範,令其他人都相信,若果肯嘗試,自己也能做到。又例如在教學設計上多花心思,讓學生明白老師教過或過往學過的東西,對下一階段的學習很重要、很有用,自己是按步前進等。

相對之下,要學生相信自己能支配結果,困難較大。由於課程、測考、編班等東西常涉及外部因素和行政的考量,並非個別學生能夠自己控制或決定,因此學校和老師必須做到政策公平合理,鼓勵學生完成其力所能及的目標,並重視對學生的承諾。

此外,社會大環境的公平和穩定也極重要。例如,大學隨便改變收生要求,今天說好文憑試計五科成績,明天說計六科,又不斷增加非聯招的招生比例,令一心希望以好成績考入大學的學生無所適從,結果「輪到你都唔到你」,就只會削弱學生「自控」的信心,不利於自主學習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