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學習」還先要「學習」?

(2013年4月24日星期三)

英國學者 Christopher Winch 寫過一篇文章,叫 Learning How to Learn: A Critique,對「學會學習」這概念作出分析和批判。

Winch指出,提出「學會學習」的人,既然相信「學習」要學才會,必先要假設人與生俱來有一種「學習潛能」,經歷「學會學習」後,潛能變為能力,運用這種能力,人便可畢生進行學習。Winch 問:假如這潛能與生俱來,那麼,只要生物性的環境許可,潛能不是自動會變成能力的嗎?為甚麼要多此一舉,硬說必先要「學習」學習呢?況且,從邏輯看,只要我能夠顯示「學習」,還不已是「學會了學習」的明証嗎?何來「學會學習」需要?再者,假如世上真有件東西叫「學會學習」,那麼它的後面是否還有「學會『學會學習』」呢?這是否在製造一種「不斷後退」(infinite regress)的悖論?

Winch 又指出,「學會學習」的論者,多提出「共通能力」說,其目的不外乎希望人能掌握某些基本「技巧」(skills),如閱讀 (literacy)和運算 (numeracy)等,有助日後的學習。但這些基本技巧從來都是學校的教學內容,犯不著拿「學會學習」作招牌,這樣做只會令人產生得錯覺,以為這些是新東西,自欺欺人。

我曾翻閱教育研究期刊,發現以「學會學習」為題進行的實徵研究,數量極少,幾乎沒有。然而,研究自主學習 (self-regulated learning)及元認知(meta-cognition),看看學生有否反省自己追求學問的策略,或讓別人的自覺啟發自己的自覺的,卻多不勝數。不知道在香港提出「學會學習」的人士是否弄錯了,其實意指的是自主學習?

學習質量最重要

(2013年4月17日星期三)

「觀課」是某些些學校的例行活動。部份學校以觀課來評核老師的表現,故觀課往往只由科主任進行,事後給「上課者」打個分數便算完事。又為促進交流,香港近年流行校內「同儕觀課」,但由於彼此是同事,觀課既畢,為免傷感情,進行認真評課討論有難度。此外,觀課要「觀」些甚麼?如何「評」課?也多是沒討論無共識的東西。

在上述問題上,同文陳漢森月前一篇叫《評課集中看學習成效》的文章,很值得看,他的話總結了我多年的觀課經驗。陳指出,不少評課表設計老是看教師在課堂上的表現,他卻認為,評課應把注意力放在「學生的學習成效上」,如學生參與率,學習含金量等。

國內教育工作者佐斌曾寫過一篇文章,叫《「觀課」與「說課」該關注甚麼?》觀點與陳相若。佐說:從前觀課評課的對象是教師,標準是看教師「講」得好不好,這是把焦點弄錯了;若教學是為了帶領「學習」,觀課是求改進教學的話,那麼,觀課評課應以「學習質量」為主,沒有學習效果的課堂教學頂多只能算「白幹」。他舉例說:有些課表面上學生是動起來,… … 課堂氣氛也很活躍,但從質量上看,只停留在淺表形式上的轟轟烈烈烈,沒有真正激發學生深層次的思維和情感的投入。… … 雖然學生你一言我一語,但原來只是重複課文中的內容 … … 學生們只在書上找相關答案 … …(就是)浪費時間。

把焦點校正,放在學習質量上,是改進觀課評課工作的第一步。

成績大躍進

(2013年4月10日星期三)

美國亞特蘭大市的前校區總監 Beverly Hall及34名教師正被起訴,指他們在考試中作弊。考試作弊的竟然不是學生,而是官員和教師?

事情是這樣的:2001年美國通過 No Child Left Behind 法案,全國的公立學校必須進行州立統一考試,確定學生的成績是否達標。學校的成績如不達標,或進步緩慢,將會受到被州政府接管,解僱校長和老師等處分。分數於是變成教師飯碗的保障,部分學校乃踏上作弊之路。有教師考試前先給學生「通水」,有些塗改學生答案,有些更索性篡改分數。區主任也為求「問責」表現,讓學校達標,威逼區內的校長老師參加「集體作假」。

Hall 自1999年上任後,亞特蘭大的成績節節上升,至難以置信地步,Hall 因此曾當選全國最佳區主任,獲白宮款待,任內共得50萬美元獎金。上述個案報章已報導過,但一般報導沒說的是:Hall 的神奇「業績」,一早已引起廣泛懷疑,然而調查一拖再拖,要費時10年才完成。主因除污點證人難找外,原來亞市是非白人城市,Hall本身也非白人,為維持這種族的光榮成績「神話」,商界領袖曾多番阻止調查,不願意找出事實真相。醜聞最終曝光,調查指作弊的共44間學校178名教師,但有報導指出,這只是冰山一角,作弊的何止這數目?亦何止一城市?中國大躍進的「人有多大膽,地有多大產」,看來正在美國學界滾動翻版。

對於那些鼓吹學校要實行「獎金制」,「業績問責」,「分數至上」者,這是不是一個值得深思的個案?

誰的海被搶劫?

(2013年4月3日星期三)

Stolen Seas 是齣紀錄片,由美國人拍攝,描述2008年丹麥商船駛進亞丁灣,遭索馬里海盜騎劫索取贖金的經過。海盜是非法行為,人盡皆知。這影片試從海盜的角度述事,縱有同情海盜的傾向,卻不失為「多元角度」看問題的好材料。

索馬里原居住10個游牧部落,以養駱駝為生。早年部族內戰時,美蘇兩國為爭奪世界地盤,運來大量軍火,令戰爭持續和加劇。內陸饑荒,人民流徙至沿海地區,以漁為業。然而,外國運來有毒廢物,倒進索馬里海裡,令大量海魚死亡。此外,來自外國(包括中國)的遠洋漁船越來越多,並以先進的作業技術把魚網盡。索馬里漁民失去生計,於是拿起武器,登上外國漁船,綁架船員進行勒索,並聲稱這些船員就是他們的「漁獲」。他們又發現,離岸稍遠的海域,有外國油輪和貨船經過,這些船東更有錢、更願意付贖金,於是視騎劫這些商船為更大的漁獲。

影片走訪海盜、丹麥船東公司總裁、談判專家、居中的索馬里翻譯員,被綁架的船員家屬等,討價還價歷時70天,付過贖金後人質最後獲釋。船東明知付出巨額的贖金,只會助長騎劫行為,為甚麼仍願意付款?影片中的丹麥船東表示,船員的安危當然是考慮,但船掛的是「方便旗」(flags of convenience),在巴拿馬註冊,巴拿馬不抽稅,當然也不會跑到外國水域幫手打擊海盜,故不少船東早已視贖金為運作成本。

影片取名為 Stolen Seas,誰的海被搶劫?誰是搶劫者?誰是受害人?觀眾要自行判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