憑空亂估

(2012年11月28日星期三)

面對升中學生人數下降問題,教育局最初反對校長團體提出的「321」減派建議,指「26人可開兩班中一」,和利用肥雞餐鼓勵教師提早退休,即可解決問題。不久又改變態度,在報章大賣廣告,提出混合的「111」和「211」減派方案。上星期校長團體指出,在人口劇減的分區應推行「321」減派,吳克儉局長卻不予理會,硬說「111」和「211」方案已經足夠。

按道理,方案的力度是否足夠,不可能由局長一人說行就行,條數怎樣計應根據事實推算。例如,局方必須交待由明年起每年的升中人數的估算,各區不同banding學校每年的學額供應,中中英中學額的比例,要達至零殺校或減班的最少人數,學生能入讀心儀學校的機會率等,好讓公眾分析和裁決各方案的合適程度。

可惜的是,局方除了大賣廣告,並由局長宣布「111」和「211」是最後底線外,並沒有向公眾提供過甚麼確切的資料。局長只提過:今年的「適齡中一人口」為61000人;其後又改口說:按統計數字推算,今年入讀中一的人數為64900人。此外,我們若以明年中一生人數下降5000人計,明年應有56000或59900人,但局方「中學學位分配委員會」的文件卻顯示,明年的學位總需求只有52300人,數字跟局長推算的出入甚大!

教育局不但沒有攤開數據引導公眾討論,官員還四出奔走,催促學校和家長表態支持「211」方案。不難想像,最後支持和反對者對各方案成效的認知,都只是憑空亂估。教育政策弄成這樣子,能不叫人擔心?

知識的半衰期

(2012年11月21日星期三)

有說這是資訊爆炸的年代,資訊和知識容易過時,因此學習資訊和知識並無價值。這種說法對嗎?

這種說法不當之處在於把所有資訊知識視作一律。某些資訊知識如氣溫濕度,股市行情,黃金價格等,確是不斷地在變化,甚至瞬間過時;然而,某些資訊知識卻沒有改變,例如:辛亥革命發生在1911年,光速是每秒300000千米,圓周率是3.1416,地球表面的重力加速度g是 9.81 m/s²,珠穆朗瑪峰仍是世上最高的山峰。

學者 Samuel Arbesman 寫過本書,叫 The Half Life of Facts,他說知識的「半衰期」的確長短不一,但在快速改變和不變的知識之間,還有一種移動速度像冰川般緩慢,不經不覺間改變的知識,他稱這類型的知識為 Mesofacts。例如,從前老師上課時說過,世界人口是50億,但到了2012年,世界人口原來已增至70億;由1970年至今,周期表上的化學元素數目已增加了12個;從前說太陽系有9大行星,但天文學家發現,距離太陽最遠的冥王星,其質量和軌道特殊,故由2006年起取消其行星地位,我們現在只有8大行星;1997年使用流動電話的世界人口為4%, 到了2007年,該比例已增加至近50%等。

Arbesman指出,學校普遍對改變緩慢的Mesofacts多不加留意,沒有適時地把有關的知識更新,因此教給學生的「常識」不少是已過時之物。此外,人們對一般事物的認識,包括科學、地理等,多來自中小學階段,就算當年學校所教的「常識」並不落伍,經歷一段時間後變得陳舊需要更新,也很正常,不必每每怪罪於資訊爆炸。

談 IB

(2012年11月14日星期三)

早前我寫過一篇「英基的特權」的文章,談及當直資學校校長時曾研究開辦IB預科課程。此舉的主因是當年學校收容了不少海外回流家庭的子女,部分亦打算畢業後往外國升學,讀IB可能對他們有較大的幫助。但教育局表示,IB學生不會得到任何政府津貼,學校必須向他們收取全費,計劃結果告吹。

教育局的政策是:學校津貼只能用作開辦本地課程。但這政策是否過時?應否檢討?在英美加澳紐各地,IB發展迅速,除私立學校外,已有不少公立學校也開辦IB。單在美國,九成開辦IB的學校是以公帑營辦的公立學校。這些公校部分實行一校多制,除基本課程外,還提供AP (Advanced Placement)及 IB作為優才或「加速學習」(accelerated learning)課程。此外,今天大學以IB 成績收生亦很普遍(包括香港各大學的非聯招)。

IB課程要求的讀寫能力頗高,又實行近乎深耕細作的個別指導式教學,難成普及教育模型。然而,香港是個國際大都會,又說尊重多元文化,本地學校如有意開辦IB,讓合適和有需要的學生就讀,我認為當局應予支持和鼓勵才對。

「英基的特權」發表後,有英基家長寫信問我:是否吃不到的葡萄是酸的?從上文可見,我並不反對IB或英基開辦IB。我反對的是原則的不一致:政府不停地以公帑資助英基,卻不准本地學校開辦IB,是不公平。其次,英基管理不善,人員薪酬過高確有前科(請看2004年審計署報告);在未證明這些問題已解決之前,政府還吹風要把資助加碼,這怎講得過去?

一穩三保

(2012年11月7日星期三)

面對中學縮班殺校問題,200校長穿黑衣齊集於立法會大樓門外宣讀聲明,爭取教育局接納彈性的「每班減人頭」方案。教育局卻在同日登廣告,稱中學部份科目已實行小組教學,謂「26人就可以開兩班中一」措施已足夠。

一般來說,校長團體跟教育局高層對話的機會很多,不必拋頭露面表達訴求,就記憶所及,出現這樣聲勢的集體行動,是第一次。在處理上述問題上,相信雙方是完全談不攏。

校長在門外表態之際,吳克儉局長在立法局會議上只重覆「26人開兩班」方案,說當前任務是「保學校、保教席、保實力、穩定團隊」。然而,我再三思考也不明白他的方案如何能夠達到上述「一穩三保」目的。他說要延長中學教師提早退休計劃,這不是與「保教席、保實力」目標相違嗎?此外,他又表示必要時會讓收生不足的學校開一班中一續命。這明顯是吊鹽水政策,何來「穩定團隊」之效?

吳局長回應「每班減人頭」方案時,只搖頭表示不贊成「小班教學」。局長為甚麼會以為減三兩個人頭就變成小班教學?校長方案不是說待人口回升後把人頭加回嗎?更重要的是,他對校長提出的「英中落車」、「上移錯配」等結構性問題毫無回應,一穩三保究竟還要不要加上「保教學質素」呢?

吳局長可能是教育有心人,但他的發言經常文不對題,似有難言之隱。假如在上述問題上,他怕的是家長可能對「減人頭政策」的反對,實應開誠布公,好讓學界給他支持和鼓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