壽司之神與教學專才

(2012年9月26日星期三)

一間開在東京辦公大樓地庫的壽司店,只有10個座位,卻連續兩年獲得「米芝蓮」的三星完美評價。在那兒吃一餐20道壽司,盛惠3000港元,且要3個月前訂位。憑甚麼?

電影「壽司之神」以紀錄片手法描述壽司店主人小野二郎 (Jiro)如何料理壽司,如何堅持「完美」的經歷。小野先生今年87歲,入行50多年,都在研究選擇食材,改進料理的方法,務求做出最好的壽司。有人問他:重複製造壽司不覺悶嗎?他說:不,我發夢也在想怎樣改進我的壽司。這句話正是該片英文名稱 Jiro Dreams of Sushi的由來。

萬事起頭難,經適應後,難事會應該逐漸變易事,但最後成為「專才」(expert)的只是少數。「精益求精」這句話人人懂說,其實關鍵在個「求」字。教育學者Bereiter 曾以兩名新教師為例論述「教學專才」:甲乙兩人剛入職時面對相近的難題(如秩序管理,備課交分等),解決很是費勁,但隨時間和經驗累積,兩人都學會把難題處理,並逐步建立常規,進入「自動波」階段。然而,甲的所「求」是「消弭問題」,即原初的問題解決後便算,把省下的時間做其它無關的事;乙的所「求」是「找新難題」,即把精力重新集中 (reinvestment),提出新的更深入的問題 (progressive problem solving),例如秩序管好了,就問教學怎樣可以更有效等?這是雖然兩人最後都成為資深教師,但只有乙成就「專才」的原因。

從Bereiter的理論看,壽司之神小野的成功之道,不在乎重複,而是在重複的過程中發掘新的問題。

抽起「當代國情」之後

(2012年9月19日星期三)

政府說不能撤回整份《德育及國民教育科課程指引》,指撤回等於撤科,撤科等於禁止學校開科。這種說法謬誤重重,不必多說。政府的辦法是從《指引》中抽起「當代國情」部份和相關的評估。誠然,「當代國情」是最受爭議的部份,但抽起後對整份《指引》有甚麼後果和影響?相信當局還未小心想過。

重看《指引》,「國家範疇學習目標」下有四大學習主題,「當代國情」是其一,
,其餘主題為自然國情、人文國情、歷史國情。

《指引》首章的「概論」和次章的「課題架構」,非常強調「國民身份認同」。既然這些部份不予修改,抽起「當代國情」後,「國民身份認同」就要交由餘下的自然國情、人文國情、歷史國情三個主題落實。這種國民身份認同,是否意味著返回董建華時代鼓吹儒家思想,傳統價值的「文化民族主義」?如果是,這種身份認同將無法與中國政治和時事連接,更不利於討論民主和法治等議題。再者,沒有了「當代國情」,文件中所謂「樂意為國家發展及國民福祉作出承擔及貢獻」的學習目標又如何落實?

單是抽起「當代中國」,不但損害了《指引》的內部一致性,還令「國民身份認同」變得名實不符。其實,貫串整份《指引》的一大錯誤,如曾榮光所指,是把state(管治國家的權力組織)與nation (民族)混淆,兩者都稱作「國家」。愛國不等於愛黨愛政府,是港人的核心價值。把整份指引撤回,重新思考國情教育,才是正路。

跟你走一趟

(2012年9月12日星期三)

朋友和女兒在候車回家,一輛巴士快要到站,爸爸說:「不要上,這車的編號不對,也不會經過家門,等下一班吧。」女兒反對說:「車的編號只是多了個X,路線還是一樣的,會先經過家,然後再到隔鄰的屋村作終站。」

兩人都堅持己見,巴士到站,女兒要上車,父親只好跟著上。不久,女兒發現車行的路線不對,並沒有如她所想經過家門,結果兩人要再轉車回家。女兒歉疚地對爸爸說:「既然你知道是我錯,為甚麼不拉著我不上那班車?」父親說:「拉得住嗎?我當時想,與其跟你僵持,陪你走一趟又有甚麼大不了?反正我懂得轉甚麼車,只損失一點車費和時間而已!」女兒繞著他的臂膀說:「老豆,你好嘢!」

有人可能會說,這父親未能摘善固執;但想深一層,既然「錯誤」帶來的損失有限,孩子要執著,陪她走一趟,誰對誰錯,不是更清楚嗎?更重要的是,孩子對甚麼是胸襟,為甚麼讓步不等於示弱,不是有更好的了解嗎?

把這故事套用在近日反對「國民教育科」事件上,人物的對與錯,雖然位置是倒轉了(即家長學生對,政府錯),但僵局的形成正是由於一眾官員認為自己無錯,不願撤科。官員的內心真實想法如何?我們不知道,但作為當權者和父母官,面對家長和孩子如此強烈的反對,為何不可順其所求,跟他們走一趟,把「國教科」推倒重來?會損失些甚麼呢?官員上台時說過要「謙卑,聆聽,急民之急」,這豈非最佳實踐時刻?

局長說法有何根據?

(2012年9月5日星期三)

針對外界指國民教育科與現有科目重疊,教育局長吳克儉說:「通識教學生思維,中史教史實,國教科則教感覺和價值觀。」吳局長這種說法根據何在?我曾翻閱這三學科的官方課程指引,並沒有發現如局長所說的「科目分工」。

《通識科課程指引(中四至中六)》指出該科主旨在於利用當代議題,擴闊和加深學生對自身、社會、國家、世界的認識,獨立思考,尊重和處理沖突的價值觀,積極的人生態度等,內容並無把「思維」凌駕於其它目標之上。何來「通識教學生思維」之說?

《中國歷史科課程綱要(中一至中三)》說該科的目的有三:歷史知識,思維能力,良好品德。該科除要求學生掌握「史實」外,還主張分析因果關係,建立史識;香港史部份要學生「建立鄉土感情和民族認同感」;品德培養方面要著重個人操守,和「建立對民族及國家的認同感及歸屬感」。何來「中史教史實」之說?

《國教科課程指引(小一至中六)》的確說過要培養學生的正面價值觀和態度,但也說要培養獨立思考和自主能力,當然,提升國民素質和培養國民身份認同亦是極明顯的主調。

姑不論學校落實《指引》時會有多大的落差,但從《指引》看吳局長所謂的科目分工並不存在,相反,國情教育的重複則甚明顯。坦白說,在現代課程學和教育心理學裡,也沒有誰會主張某科目只教事實或思維或價值,因為任何有意義的學習,都必須三者連環相扣,互為基礎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