執行能力

(2011年6月29日星期三)

有個叫Stroop Test的小測驗:咭紙上印有不同顏色的單字,但每個字本身也是一種顏色的稱謂,兩者並不協調,例如「綠」字印紅色,「白」字印藍色等,請把每個單字的顏色準確和快速地說出來。這測驗的難度在於要克服「字義」的干擾,把注意力只放在字的顏色上。

心理學家把這種「操控注意力不受干擾」的能力稱為「執行能力」(executive function) 。美國的神經精神學會曾為這課題發表專題報告,並把「執行能力」和其他認知能力如記憶、語言、分析等區別起來。「執行能力」有高低之分,因人而異,成因不詳,腦影像研究只說這和腦額葉的活動或創傷有關。

從學校教育看,有說學生越是到了高年級,其成績越跟「執行能力」有關。例如學習語言,小學階段可能只是基本的聽講讀寫訓練,但到了中學階段,學習活動逐漸傾向寫報告,做評論,抽絲剝繭地研究問題,組織答案,成功的學生不但要能坐得定、心無旁騖、抑制雜念,還要能按某原則或方法辦事,這些全是「執行能力」的表現。

「執行能力」可否從訓練得來尚是未知之數,但心理學家 Ellen Bialystok發現,雙語兒童(bilingual children)的「執行能力」表現比單語兒童優勝。她指出這可能是由於雙語者同時有兩種活躍的語言,生活上如雙語交替使用,當運用一種語言時腦袋就必須「抑制」另一種語言,因此「執行能力」得到恆常鍛練。最近她還發現,雙語者和精通第二語言者晚年罹患阿茲海默症 (Alzheimer’s disease)要晚4至5年。

穿鑿附會

(2011年6月22日星期三)

某君說:美加各地的學校都設有「國民教育」學科,自己的子女在當地上學時學校就設有 American Studies 及 Canadian Studies學科, 因此在香港設立「國民教育」科不會是獨有的事物。這講法相信是有所誤會了。

首先,美國沒有由中央訂定或國立的中小學課程。課程各州自訂,因此差異甚大,但絕少聽聞美國或加拿大的學校開設上述科目,偶然有叫這名稱的也是隸屬於歷史科的一部份。那麼甚麼是 American Studies 呢?那是大學裡的一個系或科,主要教授美國的文化、藝術、歷史、經濟、法律等為內容。此外,二戰後美國為爭取國際影響力,實行「文化外交」(cultural diplomacy) ,支助或鼓勵外國大學設立 American Studies 學院或學系,例如近年香港某大學亦有設立此科讓本科生作主修或副修。

那麼,美加中小學教的是甚麼呢?那叫Social Studies (社會教育),加拿大部分學校高中還設有 Civics (公民科)。這些科目的內容,除教授國家的歷史地理、經濟狀況、政府運作外,還有公民權責、自由平等的意義和世界史等,科目的目的是教導學生成為世界公民而非鼓吹「愛國」情懷。不少中小學在早上上課前的確有唱國歌活動,但這既非上述科目的內容,亦沒有強迫所有人都唱,不願唱的站著表示尊重便可以了,這是因為大家都明白,強迫並沒有意義。

因此,說美加的中小學都教 American Studies 或 Canadian Studies,恐怕是誤會;由此冠以「國民教育科」之名,並引伸至這是美加為培養學生「國民身份認同」而設的獨立科目,相信只是穿鑿附會。

課本潛建

(2011年6月15日星期三)

出版社大量製造教材送給學校,把成本附加在課本上,變成家長的負擔,這情況猶如「潛建」。

潛建者通常都不會事前張揚,建成後就待問題出現或遭干涉再算。從前教科書的最大「潛建」,不外乎附加一冊學生作業,但教育局早已聲明不鼓勵學校採用,亦不得強迫學生購買。出版商逐調整方向,由教材入手,時至今天教科書的「潛建物」琳琅滿目:光牒、視聽教材、供教師免費下載的各種資源、測考試題庫、計分系統等。市場特徵一旦形成,試問誰能不跟隨大隊作「教材潛建」呢?

但也有出版商勇敢地接受電台訪問,解釋書價貴的成因,矛頭直指教育當局。他指出近十多年來教改頻繁,例如教學語言政策時變,因此必須有中英文版課本;又強調要照顧學習差異,課本因而要有深淺程度不同的版本,令每冊書的市場份額縮小,成本抬高;最要命的還是教育局更改課程後,只給出版商18個月時間出新書,課本送檢如不獲通過,已花的開發費就付諸流水。就算課本能成功出版,市場需求也難測定,原因是當今課程流行選修「單元」,某單元最後有多少學校開辦,連「官方估計」也經常估錯,往往令印好的書本淪為廢紙。

上述情況當然構成出版商的隱蔽成本。跟「教材潛建」不同的是,這些潛建「柯打」來自教育當局。如果情況不變,這部份的成本不減,就算課本和教材成功分拆出售,書價亦可能只能作小幅度的下降。這一點贊成分拆者不能不考慮。

長約與短約

(2011年6月8日星期三)

為避免適齡兒童人口下降而需要「殺校」,當局推行「自願優化班級結構」計劃,即「縮班」措施。但縮班會造成超額教師現象,「優化」計劃乃用以下方法解決問題:在頭5年給予參加的學校每年額外25萬元的津貼,可用作聘請教師;此外,頭6年還有6名額外教席配額,可用作吸收超額人手。對學校來說,這些津貼和配額跟流動電話簽約時得到的「回贈」一樣,看來頗吸引,也的確有助於解決超額教師問題。

可是,參加計劃的學校陸續發現,裡面有個不大不小的問題:教育局會先計算某校在減班完成後最終應有多少「長約」教師,然後鎖定這數目;在減班過程中,即使該校某年應有的長約教師數目比鎖定的數目為高,學校不准以長約補替離職教師。

由此可預期將來資助中學能發出的合約,絕多為短期合約。明年首屆文憑試後,不少學校會檢討新高中的科目組合,但如發現有錯配現象需要糾正,也沒有機會聘請長約教師,這是否符合學生的利益呢?此外,相信仍有不少準教師,嚮往教師工作會有長約保障,又或已受聘在等待由短約轉長約的,他們的希望恐怕要落空了。

社會上有人說僱員應如浮萍,要習慣今天東家明天西家工作,沒有長約制度還會增加經濟的靈活度。這些說法當然只代表某種「意識形態」。問題是:這些「意識形態」在社會中落實,往往並沒有經過甚麼深入討論,而是在不知不覺中「建構」出來。「優化」計劃就是一例。

林肯的愛國主義

(2011年6月1日星期三)

林肯(Abraham Lincoln)是美國第16任總統,他以解放黑奴,領導內戰挽救國家統一的功績最受人稱頌,譽為「偉大的愛國者」。

美國學校的「國民教育」談到林肯時,不會不談他的兩件事。首先是他早年當國會議員時,曾反對對墨西哥發動戰爭。當時的總統波爾克 (Polk) 對民眾說:「墨西哥軍隊越過邊界,在我們的土地上跟我們開戰。」林肯指這是謊言,實情是美國軍隊先越界發動戰爭,因此他在國會動議,要波爾克交待開戰的地點 (spot) 。可惜動議沒通過,林肯被抹黑為「不愛國者」,反對者還謔稱他為「Spotty Lincoln」。

其次是十年後林肯和杜格勒斯(Douglas) 為爭參議院席位的七場公開辯論。杜指林肯竟敢公然反對墨西哥戰爭,是埋伏在國會裡的「墨西哥黨」。此外,杜還主張把古巴納入美國版圖,至於古巴人可否蓄奴,可交由古巴人自決。辯論中林肯堅決1. 反對擴張侵略行為;2. 主張人生而自由平等,故奴隸制必須廢除。杜則罵林肯是不維護國家利益的「賣國賊」。

林肯畢生追求自由平等,對於自己國家的不當行為,不惜表態反對,這是他的「愛國主義」。美國學生還會讀過他給早期政治偶像Henry Clay 所寫的悼詞。其中他寫道:「他愛他的國家,部份原因是那是他的祖國,但主因還是那是一個自由的國家。」

香港的國民教育專題小組,教育局德育及國民教育指引的袞袞諸公,既然說已考察過西方的「國民教育」,未知有否注意到林肯那追求自由平等的愛國主義呢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