無任祝禱

(2010年12月29日星期三)

每年「大學排名榜」結果公佈之後,香港的大學校長例必多方感謝,說對名列榜首不覺奇怪但感到欣慰,順帶提醒政府千萬不要忘記多加撥款。究竟排名榜採用的標準是否合適,就不予深究了。

以下是中大新校長沈祖堯的就職典禮講話,內容令人耳目一新。

他說:「世界各國埋首於追逐經濟發展;推動學者做研究的是資源,而非對知識的好奇;大學重視排名,而忽略培育年輕的靈魂的使命;教師的回報主要取決於他們的『生產力』,而非學養,凡此種種,都令危機悄然出現。如果這個趨勢持續, 世界各國就只會製造出汲汲於利的成品和個人,而不是有主見、尊重見解不同於己者、能洞察別人的需要,以及有悲天憫人心腸的負責任公民。同時,想像力和創造力、科學研究的人文內涵,以及慎思明辨的能力將逐漸喪失。教育的價值也會湮沒。」

沈校長的話的確針對時弊,一針見血。近年量化指標在大學橫行,人人忙於「閉門寫文」,對沒法量化的學養,好奇心,以至學生是否能「慎思明辨」,不再重視。量化指標的弊害甚多。蘇聯時代有則笑話:某廠接獲指標必須年產鐵釘十萬噸,結果廠方提前達標,但每口釘都數磅重,無實際用途。翌年上級學乖了,把指標改為多少口釘,結果該廠也提前達標,但造出來的全是蠅頭小釘,也是廢物。

帶領中大脫離各大學都在追逐「排名榜」,重塑大學教育的人文精神,沈校長,希望寄托給您了。

真心體育?

(2010年12月22日星期三)

年前到新加坡學校探訪,偶然發現學生成績表上有一奇怪項目:「過胖」(Obesity) 。追問下校長解釋說,發達國家的生活方式是多吃少運動,以至過胖者眾,相關的心臟血管疾病亦漸趨年青化;飲食和運動習慣必須自小養成,政府有見及此,命衛生局和教育局合作推動一項 Trim and Fit 計劃:規定中小學各級要有「營養教育」課,體育課必須有相當的運動量,校內必須安裝飲用冷水機,鼓勵喝清水。此外,甄別為「過胖」的學童要參加減肥體能活動,並把進步記錄在成績表上。

香港也有不少學校曾經推行「一人一體藝」政策,規定學生在學期間必須至少參加一項體育活動,希望他們養成終生運動的興趣和習慣。但政策多無疾而終,原因是家長未必明言反對,卻暗地裡把補習學琴等活動置於運動之上。學校要推廣體育運動,談何容易!

消息傳來當局決定申辦2023年亞運,說這有助提升本港的體育運動水平及設施。有人說體育不僅是運動,還是發展潛力巨大的產業,辦亞運是項賺錢的投資。然而,辦亞運真的會令香港人愛好體育運動嗎?假如「愛好」運動是指趟在沙發邊喝啤酒邊看比賽,或到外圍站投注足球賽馬的話,那麼,香港多一個黃金寶或李麗珊,跟多一個告東尼或摩加利無異。

問題還在於香港的一般市民會否因此積極參加體育運動。新加坡政府向來凡事都管的態度或許令人厭惡,但那種培養人民有良好飲食運動習慣的願望,確是真心不假。

上攝影課

(2010年12月15日星期三)

月前報讀了一個「旅遊攝影課程」,跑回課室裡,重當「學生」,並由此得到一些對教與學的反思。

首先是今天的數碼相機真方便。相機背附有螢屏,可即時看相,不滿意的大可調整按鈕,甚至重新構圖,再拍一張。這種「即時回饋」(instantaneous feedback) 的威力大,初學者很快便能看到問題所在,從糾正錯誤中學習,要拍出一張滿意照不難。相比之下,從前的菲林拍攝影麻煩得多,等冲曬取相,通常要好幾天,稍有錯誤菲林就是浪費了,拍攝時錯在哪裡有時也記不起來。

在學校裡,學生由發現問題到解決問題往往隔著一段悠長的「等待期」,例如等老師出題目,批改功課,打分數等,令學習效果大打折扣。假如能像數碼攝影一樣,即時回饋,相信教學效能必然會上升。

攝影班還糾正了我一個長期錯誤。誰都知道光線對攝影很重要,但一直以為要拍得好,景物必須迎光而攝。然而,老師卻給我們看大量從逆光、側光拍攝的美照,部份還從邊光顯露景物美麗的輪廓,實在是大開眼界。實習外影時,由於矯正了必須順光而拍的錯誤觀念,拍攝的空間增加了,因而拍出種種從沒有拍攝過的效果來。

近年的教育理論強調教學要有設計,要能針對學生的「深層錯誤」(misconceptions),否則學習就會變成搬字過紙,毫無意義。這次攝影班的經驗不但提醒了我處理「深層錯誤」多重要,還令我體會到由此可得到更大的自由和空間。我想,這可能就是有些人喜愛學習的原故吧!

加學費要先問家長?

(2010年12月8日星期三)

直資制度講明學校在「課程、收生、學費」三方面自主。既然如此,直資學校加費有何不可?

除通脹外,直資學校要加費的正當原因很多。例如,學校決定小班教學多聘額外的老師,或多聘年資稍高富經驗的老師,或教職員因年資逐增而薪金上升,都是加費的壓力。又例如某辦學團體如決定把學校逐步轉形,要辦一所吸納「富貴戶」的學校,因此要加費,這行為理論上亦非不正當。當年直資計劃還在討論階段時這憂慮早已提出過,現在公眾才說怕直資學校都變成貴族學校,太遲了,怪太迷信「市場萬能」吧!

既然當局在「辦學合約」中把自由交了給直資學校,就要守約。條文上沒要求加費要先問准家長,也沒要求學校要公開財務細節,以示加費是為了平衡收支。家長在直資市場上有來去的自由,平貴自選。從商業道德角度看,只要明碼實價,加費不涉及已入讀的學生,或早作聲明,以免家長有失預備,應算合理。

不錯,按合約規定,學校必須撥出若干學費比例作獎助學金,支助「清貧生」。如果拿這筆錢去買物業,那並非不善理財,而是違章。但學校收生自主,收來學生如偏向「富貴戶」,哪來足夠的「清貧生」?還有,學校用甚麼方法訂出「清貧界線」呢?我當直資校長的時候,學費算是便宜,仍要花大量的人力物力,每年設定界線,調查「清貧生」的真正身份和處理上訴個案。當然,這些東西是「校長訓練班」不會提及的事務了。

左袋窮,右袋富

(2010年12月1日星期三)

如果某次測驗考試,有很多學生不合格,我必會跟有關老師說,不要先指責學生,應該檢討課程,教學,以至考試內容等,看看錯是否出在這裡。

在這次直資學校財務事件中,傳媒大量報導個別學校的「違規」行為,有些還匆匆發表社論,大罵校監校長「欠缺道德操守,不配為人師長」。但審計署的發現是:72間直資學校僅得1所清白(該校剛開辦)。單就此點,我們可想想:問題是否如此簡單?

我看較深層的問題是:政府既鼓勵直資學校「靈活創新」,卻又只准直資校按官津校章則運用交來的「政府津貼」。然而,越多創新則距離官津校模式越遠,越沒法運用「政府津貼」辦學。創新(當然不是指吃喝炒樓)惟有由「學費」支付,那麼學費會很貴,因為擔子要落在家長身上,結果是「左袋窮,右袋富」。眼看學費不夠用,「政府津貼」有盈餘,誰會不動心盡量把支出撥向「政府津貼」?

教育局前任領導人極力推銷「直資」計劃,說學校會有最大的創新空間,但「創新」就是要讓你遇上還沒有遇過的事物,他們明知下屬官員最不想研究甚麼是合理或該支持的「創新」,卻不去督促他們克服困難,建立合適的規章制度,這種「有前鋒無後衛」的策略,種下今天的禍根。審計署的所謂「衡工量值」,也不過是看看你有否按章辦事,「章則」是既有之物,「創新」當然也是無立足之地。

今天的局面如繼續,我看以後還是只辦官津校好了。